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嫡女狂妃:邪王,狠狠愛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愛 連載中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愛

來源:google 作者: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斯年 沈蔓 現代言情

她末世頂級殺手,刀槍劍戟無所不精,愛好美男,性格不羈,未料一朝失蹄,竟穿越至異世大陸,成為世家廢物嫡女爹不要,後娘欺,地位被奪,嫡賤庶貴?火傾羽冷魅一笑,這世間既然要以強者為尊,那她便要腳踏所有人,一路殺,一路踩,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再抱得美男歸!展開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愛》章節試讀:

第1章 三百萬,陪我一晚昏暗的房間內,沈蔓一身白色浴袍,長發披散在肩上。
寂靜的夜裡,窗外風吹過樹葉相互摩挲的沙沙聲都那麼清晰,連帶着屋內的窗帘都被微開的窗戶小幅度的掀起。
看着面前身姿挺拔的男人,沈蔓不安的拽緊了手,男人看着她,臉上帶着一絲得逞的笑意,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仔細端詳了她一番。
不等她反應,男人將她推倒,扯下領帶,扔到一旁,隨即欺身而上,手伸進浴袍,一路點火。
熱血沖向下腹,他撕扯開她身上的浴袍,急不可耐的與她相融,纏綿、交織、欲罷不能。
撕裂的疼痛席捲全身,她像個溺水的人迫切的想逃離,卻無數次被他從岸邊拖進**的潮水中。
她只能哭着聽從他的指揮,牢牢地將他抱住,指甲卻忍不住在他的背上抓出一道道深淺不一的血痕……一夜抵死纏綿後。
沈蔓趴在床上,落地窗外,月光灑在她白皙精緻卻印滿了青痕的蝴蝶骨上。
她緩緩睜開眼,眼神有些空洞,好一會兒,瞳孔才緩緩的聚焦到窗外的樹上。
天色微亮,隔間的浴室傳來開門的聲響。
沈蔓一手裹着單薄的被子,顫抖着身子坐起來,緩緩抬眸,就見他裹着浴巾,頭髮還在滴着水,古銅色的皮膚,身上線條分明,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
他臉色冷淡,寫了張支票放在床頭柜上,眼底都沒有絲毫感情,彷彿剛才折將沈蔓折磨到幾次昏厥的人並非是他似得。
男人隨手點了支煙,吞雲吐霧間,聲音清冷,他道:事先說好的三百萬,允許你在這個房間待到天亮。」
沈蔓看着他,眸光平淡,眼前這個男人,叫做傅斯年,龍城明耀集團的現任總裁,龍城的人見了他,無一人不喚一聲太子爺。
雷厲風行的傅家,是整個龍城敬而遠之的存才。
而她沈蔓,現在不過是沈家的落魄小姐,龍城裡,被人拉下神壇踩進泥里無家可歸的白玫瑰。
曾經的沈家有多風光?
如果傅家在龍城排第一,那曾經的沈家就敢排第二,那是僅次於傅家的存在。
但是現在,沈家落敗,唯一的爺爺氣的住進了醫院,她現在急需一筆救命錢。
傅斯年是她最後的救命稻草,是他將半夜在大街上淋成落湯雞的沈蔓撿了回來。
回來的路上,坐在布加迪后座,這位高高在上的太子爺對渾身濕透的她說:沈小姐,我知道沈家的情況,我出一百萬,你留下來陪我一晚。」
當時的沈蔓看着窗外,大雨放肆的拍打着車窗,她面上平靜,沒有任何反應。
兩百萬。」
傅斯年繼續加價。
沈蔓放在膝蓋上的手不經逐漸收緊,前所未有的屈辱感湧上心頭。
換做以前,高傲如她,別說跟她開價的是傅斯年了,就是傅斯年他爸,沈蔓也敢罵他。
但現在不行,爺爺生病後,她去求了很多人,他們給出的條件比這個更加過分,給的還比傅斯年少,根本不夠她用來周轉,連爺爺的手術費都湊不齊。
三百萬。」
沈蔓咬了咬牙,轉頭看向傅斯年,聲音沙啞的道:就當是我借你的,以後我會還給你,可以是別的條件嗎?」
傅斯年坐在角落裡,一身黑色西裝被熨燙的一絲不苟,挺立的鼻尖,清晰立體的臉頰輪廓,半張臉隱藏在陰影中,他看着沈蔓,眉宇間透着一絲慵懶,渾身卻散發著生人勿近的冷漠。
他幾乎完美的臉頰突然浮現一絲笑意,從鼻腔中緩緩飄出一聲輕笑。
他說:沈小姐覺得,你還有跟我討價還價的餘地嗎?」
沈蔓沒再搭腔,她可以跟他耗着,但是爺爺等不了。
各取所需,她沒有再拒絕他的理由……別墅的房間內,面對態度冷漠的傅斯年,沈蔓只是點了點頭。
傅斯年穿好衣服,就離開了房間。
不一會兒,樓下就傳來了汽車的轟鳴聲。
她知道,是傅斯年離開了。
據說,這郊外的別墅他並不常來,只偶爾過來住幾晚。
沈蔓頓時放鬆了下來,她躺在床上,像一灘爛泥似得動彈不得。
看着床頭柜上的支票,她心裏踏實了不少。
這個世界上,沒有比錢更靠譜的東西了。
等天一亮,她就可以去醫院給爺爺繳納住院費了,想着,沈蔓裹着單薄的被子倒頭又睡了過去……第二天清晨,沈蔓就迫不及待的去了醫院,將欠醫院的住院費和手術費一併繳納齊。
站在重症監護室外面,隔着厚厚的玻璃,看着病床上戴着呼吸機的爺爺,耳邊響起主治醫生喬梁的話:沈老爺的情況不容樂觀,現在就是動了手術,按照龍城現有的醫療機構來講,能康復幾率不大。」
除非手術之後立刻轉院,到新城去,那裡的醫療條件比龍城好,有一半的可能痊癒,只是這個費用……」如果要去新城治療,以她現在手上的現有的資金來講,是遠遠不夠。
但沈蔓沒有別的辦法,她現在除了爺爺,什麼都沒有了。
我知道了,」她語氣平淡卻堅定:麻煩喬醫生替我安排一下,手術之後就送爺爺去新城,費用的事,我會儘快想辦法。」
聖龍夜城。
這裡是龍城最大的夜總會,雲集了整個龍城各大行業的頂級龍頭。
錢對於他們來說,只要心情好,隨便扔,老實說,以前沈蔓也是這樣的人,曾經身為頂級名媛的她見識過那些人的狠辣和變態。
所以,她寧願去和傅斯年做交易,也不輕易來這裡。
但現在,以傅斯年的心氣來講,她已經沒有什麼能拿得出手的和他交換的東西了。
喲!
這不是沈大小姐嗎?
幸會幸會。」
沈蔓剛走進樓下的大廳,幾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就走出了電梯,上前將她攔住。
四個人,一個個肥頭大耳,頂着個啤酒肚,每個人懷裡都摟着一個身材火辣的女人,那烈焰紅唇,妝容精緻,看着就勾魂攝魄。
其中一個人鬆開懷裡的女人朝沈蔓靠近:沈大小姐今天是來消費的還是來掙錢的啊?」
此言一出,引得在場的幾個人哄堂大笑。
沈家破產,一夜之間,沈蔓從高嶺之花淪落為龍城笑柄。
沈蔓只覺得胃裡好一陣翻江倒海,若是換做以前,她能讓這幾個人橫着出去,但是現在,她只能強忍着不適,勉強扯出一個笑。
這時,緊閉的電梯門緩緩打開,男人一身黑色西裝,修長的腿邁出電梯。
是傅斯年。
太子爺來了。」
太子爺好。」
眾人紛紛讓路,沈蔓也自覺的退到一旁。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