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醫品武婿
醫品武婿 連載中

醫品武婿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丹娜 武江山

廢物女婿陳羽無意中得到青帝訣,從此醫經武道,開啟了不一樣的人生!展開

《醫品武婿》章節試讀:

第1章武江山~」江山,你醒醒呀~」耳邊不斷的有一個女孩的聲音在小聲叫着他的名字,武江山睜開眼睛,視線模糊了幾秒鐘,緊接着,嗅覺也復蘇了一般,濃烈的白酒味兒跟酸臭味一起衝進了鼻腔,他還來不及看清眼前的女孩是誰,就覺得胃裡翻湧的厲害,扒着黑乎乎的炕沿把頭往外一伸,稀里嘩啦的吐了一地。
你沒事吧?」
身邊的女孩很是擔憂,武江山緊閉着眼睛,頭和胃都難受的不行,卻擺了擺手,醉酒而已,自從他整了個海鮮大排檔,當了個小老闆之後,一個月倒有十天八天要醉在酒桌上,這兩年,他都習慣了,就是不知道自己這是又喝到了哪個女人的床上。
等等......床?
炕?
武江山睜開眼睛,眼前就是黑乎乎磨得油光發亮的木頭炕沿,再遠點的地方,一條長凳上面,燃着半根紅蠟燭,是整間屋子唯一的光源,藉著這點光亮,武江山慢慢扭過頭,躺在他身邊,不,是跟他躺在一個被窩裡的,是個看起來只有十八,九歲的女孩。
女孩長得很漂亮,高鼻樑大眼睛,嘴巴小小的,睫毛特別長,純純的一個娃娃臉,可藏在破被子下若隱若現的那一抹白膩,卻似乎和臉蛋形成了反比。
武江山只覺得眼前的這個女孩很是面熟,但一時又想不起他什麼時候認識這麼極品的妹子了?
江山,你好點沒有?
你,你還看嗎?」
女孩見武江山直勾勾的盯着他,害羞的把破被往身上拉了拉,她一說這句話,記憶如同開了閘的洪水一樣沖了出來,武江山猛然瞪大了眼睛,一骨碌爬起來,目光在這間房裡掃了一圈,昏暗的破土房家徒四壁,牆面和棚頂糊着亂七八糟的紙,屋裡除了地上的長凳就只有身下的這一鋪大炕,炕上亂七八糟扔了一堆衣裳,炕尾一扇木頭窗,掛了一張黑漆漆的破帘子擋風...這不是仲大古家么?
他初中高中時期,用來幹壞事的秘密基地嗎?
江山,你咋了?」
女孩被他嚇到了,抬頭正對上他光着的身體,急忙害羞的捂住了臉不敢看。
武江山的視線也落在了自己身上,微微發福的啤酒肚沒了,兩條刺龍畫虎的大花臂也沒了,身上那些坑坑窪窪的疤也都沒了。
他艱難的咽了口口水,又確認了一遍:你是,張..丹娜?」
你啥意思嘛?
你不是想看看嘛,要看你就快點,我待會還要回去呢。」
張丹娜以為武江山又在逗她,兩人衣裳都脫了,他還能不認識自己么?
頓時又羞又臊的發了小脾氣。
武江山徹底傻了眼,在仲大古家,還跟張丹娜一個被窩,他抬起雙手,狠狠扇了自己倆大嘴巴,疼!
但是眼前的景象沒變,這不是做夢!
那這是怎麼回事?
他回到了高中時代?
回到了86年?
武江山,你幹嘛打自己啊?」
張丹娜稀罕武江山,稀罕的不行,要不然,在這個流氓罪會被判重刑的80年代,她一個高中女生怎麼敢跟武江山脫光了衣服在被窩裡互相研究異性身體?
看到武江山抽自己嘴巴,可把她心疼壞了,也再顧不得害羞,急忙跪坐起來拉住了武江山的手,你想幹啥,我,我都答應你就是了,你別打自己呀。」
張丹娜羞羞答答的把被子掀開,少女美好的身體即便在這樣髒亂的環境里,也依然美得彷彿像一副畫一樣,武江山這樣閱女無數到幾乎麻木的老司機,瞬間就找回了青春時期的那種炙熱的悸動。
從來都是行動派的武江山,此時卻沒敢動,反而心底一片冰涼。
86年,在好友仲大古家,跟張丹娜滾被窩,然後被張丹娜的爸爸張軍給堵在了被窩裡.....被刻意藏起來的記憶,此時一波一波的湧現,武江山突然反應過來,如果眼前這一切都是真實的,那豈不是說,張軍馬上就要來了?
...糟了!
快穿衣服!」
武江山着急忙慌的在炕上翻找着衣服,把張丹娜的衣裳也都扔了過去,然後急急的往自己身上套褲衩子:快穿,快穿,一會兒你爸要來了!」
張丹娜被武江山一驚一乍的嚇了一跳,她抓着自己帶花邊的小背心一邊穿一邊好奇問道:你咋知道我爸會來?」
為啥知道?
武江山一邊套衣服一邊苦笑,他怎麼跟張丹娜解釋,現在的這一幕,他曾經都經歷過?
他實在不想再經歷一次被人從被窩裡拖出來打個半死,然後像死狗一樣的被拖回家,也不想再一次讓他的家人因為他的過錯受辱,掏空家底來平息張軍的怒火,只為了不讓他因為流氓罪去蹲大獄。
武江山暗暗慶幸,他回來的正是時候,事情還沒到不可挽回的那一步。
張丹娜。」
把衣服褲子穿上,武江山才安穩了些,他心裏有些複雜,就算他後來摘花無數,不知有過多少個女人,張丹娜始終是他人生中的第一個女人,是永遠不會忘記的初戀。
只不過當年發生了那件事之後,張丹娜就被他爸送到外省去了,武江山再沒有過她的消息。
雖然後來許多年,武江山都刻意讓自己去忘記這件事,但偶爾喝得爛醉如泥時,他都隱約感覺自己看見了張丹娜,只是清醒之後才發覺那都是夢。
或許男人對初戀總是有一種特別的情結,而他跟張丹娜這一次大膽的偷吃禁果造成的惡劣後果,也成了武江山人生中解不開的遺憾。
看着眼前的這張嫩的能掐出水,既緊張又願意讓他為所欲為的清純少女,武江山不舍的咽了咽口水,現在重生了,他有機會彌補遺憾嗎?
武江山晃了晃腦袋,此時不是想這些的時機,他得先避免悲劇重演才行。
張丹娜,你聽我說,我仔細想了一下,剛剛我們兩個人那樣是不對的,我們還是學生,要以學業為主。
你先回家吧,這麼晚了,叫你家裡人知道不好。」
說著話,武江山又幫張丹娜整理好衣服,給她背上書包,用最快的速度把她給推出了門。
張丹娜直到被推出了仲大古家的院子,看着武江山把院門拿麻繩死死纏上,才反應過來,武江山,你這是什麼意思?」
丹娜,天不早了,你先回家,過兩天我去學校找你咱們再說。」
武江山想想還是不放心,萬一張丹娜告訴張軍自己把她衣服都脫了,也難免要挨一頓揍。
對了,你爸要是問,你就說來寫作業的,別的事,可千萬別說啊。」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醫品武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