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念夢舞清墨
念夢舞清墨 連載中

念夢舞清墨

來源:google 作者:恆念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杜恆念 谷清檸 都市小說

一朝誤入豪門,步步驚心動魄……展開

《念夢舞清墨》章節試讀:

《念夢舞清墨》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念夢舞清墨》作者為恆念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杜恆念谷清檸,講述了:...暑氣熏蒸,赤日炎炎,彷彿一點星火就會引起爆炸似的。
只聽「嘭」的一聲,伴隨着刺耳的剎車聲和駭人的尖叫聲,一輛黑色桑塔納在撞到人以後,未作任何停留跡象,迅速逃離事故現場。
一名女孩由於車輛的巨大慣性和劇烈的衝擊力被撞飛出十多米遠,飄落在血泊中。
周身凌亂散着點點蛋糕奶油。
女孩想張口求救卻只能嘔出血水來,滿口腔的血腥味嗆得她一陣乾咳,鮮血從鼻孔中流了出來。
女孩虛弱得發不出聲音來,心裏一片凄絕,緩緩地合上了眼,難道真的要死在這裡么?
一個頭戴鴨舌帽的黑衣男子蹲在女孩身邊查看後,撥通了一個電話,男人發出粗獷且略帶鼻音的聲音:「夫人您好,事已辦妥,敬請放心。
劉麻子出手,那女孩不死也殘廢!
您看我的那份錢是不是……?
哦,是,是!」
女孩一聽這話,嚇得心一下緊縮起來,猶如墜入冰窟。
自己只是一個普通女孩,什麼時候招惹上的仇家?
到底有多大的仇恨要這麼心狠手辣地致自己於死地。
努力地睜開眼,想看清這男人的面目,只可惜用盡最後一絲力氣也沒能看到。
最後無力的再次合上雙眼時,卻清楚看到男人的一隻手竟然沒有大拇指!
男人又撥出一個電話,聲音依舊略帶鼻音的粗獷,只是聽在女孩的耳中猶如陷入了黑沉的深淵,永劫不復!
「劉哥,夫人不滿意,想要您斬草除根,永絕後患!
您還是儘快回來處理乾淨利落吧。
放心,放心,這麼偏僻的小道,一時半會沒有人過來,絕不會被發現,別再耽誤時間了……額,還是您親自動手吧,越俎代庖可是犯了江湖規矩的,兄弟只負責跟蹤,其他的事幹不了,還請劉哥體諒一下!」
男人掛上手機,嘴角扯出一抹陰冷譏諷的笑意,笑話!
他怎麼會動手殺人呢?
殺人可是犯法的!
少頃,揚塵而來一輛黑色桑塔納,迅速調整車身,猛加油門,如鬼魅般張牙舞爪地撲向趴在血泊中的可憐女孩。
無情的碾壓了過去,車內感覺到的顛簸使滿臉麻子的男人嘴角浮現一抹陰狠的笑意,而後絕塵而去。
「啊!」
女孩因為被二次碾壓而全身撕心裂肺般的疼痛終於嘶吼出聲!
猛地坐起身來,滿臉布滿細密的汗珠,眼裡噙滿淚水,似缺氧般大口大口喘着粗氣。
「念念?」
一個清秀的婦人握着女孩的手,見女孩蒼白驚恐的小臉滿是汗珠,轉身將毛巾在冷水盆中浸泡擰乾後輕輕的將汗珠擦拭掉。
「原來是一場夢,嚇死我了。」
女孩緩過神來喃喃自語道。
「媽媽我做了一個可怕的夢,我以為再也……」 「念念別怕,只是一場夢而已,夢都是反的。」
谷清檸打斷女兒要說出不吉利的話,安慰道。
「你從昨天就一直低燒不退,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媽媽擔心死了,還好捂出一身汗來,就退燒了。」
谷清檸心疼地擁着女兒,輕輕地拍着後背。
「餓了吧,媽媽去給你做些好吃的。」
谷清檸想到女兒睡了這麼長時間一定餓了,想熬些清淡點的粥。
杜恆念仍然心有餘悸,想到夢境是那般真實可怕,緊緊摟着谷清檸的脖子,貪戀着媽媽溫暖的懷抱。
心裏慶幸只是場夢,不禁感嘆活着真好,一場生死夢竟讓杜恆念悟透了許多東西,仿若突然之間成熟了許多,眉宇間竟有一絲淡淡的滄桑。
「媽媽,我不餓,只想再抱你一會。」
杜恆念趴在谷清檸的懷裡,心中無限滿足。
這時谷清檸的手機響了,谷清檸放開杜恆念,拿起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一愣,又看了眼杜恆念,接通:「嗯,嗯,不用考慮了,我不同意!
再見!」
「媽媽,誰打來的電話?」
杜恆念看到媽媽神情恍惚而凝重,有些疑惑道。
谷清檸望着女兒,沉重感、愧疚感和挫敗感一齊襲來,暗暗道:「不管將來怎麼樣,不管何時何地,念念永遠都是我一個人的女兒,不會成為任何人的棋子!」
然而,世上有許多事情是難以預料的,不能控制的際遇,無法預知的未來,自以為可以掌握自己,把握現在,其實往往讓人更容易脫離自己的掌控…… 次日便是杜恆念翹首以盼的生日,難以掩飾內心喜悅的杜恆念笑嘻嘻地一手挽着谷清檸的胳膊,一手提着蛋糕,腳步輕盈而歡快地走在行人稀少的大街上,走着,走着,迎面撞上來一個頭戴鴨舌帽的黑衣男子,男子如鼠般警惕的眼睛冷森森的向杜恆念射出兩道寒光後,立即向下拉拉帽檐,倉促道:「對不起!」
杜恆念剛想說「沒關係」,一聽這聲音在哪聽過好耳熟,一愣,猛然想起夢中魔鬼般的黑衣男子,這才發現他們倆的聲音和衣着竟是如此一模一樣!
心弦緊繃,敏銳的目光迅速追向掠過自己大步疾走的男人的手,這一眼猶如晴天霹靂,竟然真沒有大拇指!
杜恆念感到汗毛「噌」的一下,全都豎起來了,身不由己地朝後退了一步。
「念念,怎麼了?
是不是那人撞疼了你?」
谷清檸看着面如土色的杜恆念。
杜恆念寬慰自己或許只是個巧合,不能因為一個噩夢就變得風聲鶴唳。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心中還是隱隱不安。
聽到媽媽關懷的話語,心裏一暖,立即安慰道:「媽媽不用擔心,我沒事。」
就在她們放慢腳步剛要拐進一個狹窄的小巷時,杜恆念的心「怦怦」猛跳起來,轉身瞬間看到一輛黑色的桑塔納直直地衝過來,谷清檸和杜恆念已是躲避不急,就在這生死一瞬,突然一雙有力的大手拉了她們母女一把。
而那輛黑色桑塔納為了躲避一輛賓利而猛打方向盤撞上了一輛小廂式貨車。
在面無人色的谷清檸看清救她們母女的是一位青年男子時,驚魂未定的杜恆念臉色灰白,雙眼圓睜,牙關緊閉,一步一步挪向那輛黑色桑塔納……

《念夢舞清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