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情濃便是最傷時
情濃便是最傷時 連載中

情濃便是最傷時

來源:google 作者:書小香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紀凌南 蘇洛 霸道總裁

瓷器只有在陰雨天才能燒出天青色,正如蘇洛只有在逃避中才能活下去愛情在她世界裏佔了全部的比重,然而偏偏正是愛情折磨的她痛不欲生即便陽光照在她的身上,她卻仍舊陰冷的顫抖:「如果我可以有選擇,我寧願不愛你」展開

《情濃便是最傷時》章節試讀:

  在醫院百無聊賴的住了半個月,蘇洛的身體完全康復,終於可以出院回家。
  然而她的心中卻很是害怕,害怕回到那暗無天日的地方,害怕淪陷在無用的希冀之中。
  她對這殘破不堪的婚姻,還抱着最後一絲期望,抱着可憐的幻想。
  推開家門,滿是沉積灰塵的家裡空無一人,昏暗冷清。
  可她卻鬆了一口氣,彷彿逃過一劫,多了些輕鬆。
  紀凌南不在的日子,即便思念如期而至,卻更渴望逃離他的囚牢。
  逃離這滿是仇恨的壓抑與束縛……
  蘇洛窩在喧軟的沙發內,抬眼看向牆上掛着的婚紗照,心中苦澀雜味。
  照片上兩人似乎隔了一道銀河,紀凌南站在她身側,卻對她視若無睹。
  這場婚姻凝固了她的笑容。
  自她搬進這個家中起,紀凌南無時無刻不在折磨她,輕則出言辱罵,重則毆打欺凌。
  這裡便是她情愫的墳墓,埋葬了她所有的愛意。
  徒留寂寥……
  這無休止的深淵,該如何衝破……
  當她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從未出現的念頭時,蘇洛自己也嚇了一跳。
  正如她從未想過有朝一日會嫁給紀凌南一樣,她也從未想過有朝一日會想要提出離婚……
  她不願再忍受這痛苦的糾結,不願再守着這可笑的苟活。
  她決定,找紀凌南同她好好談談。
  夜已入深,蘇洛仍然等着他回家,而那被她視線緊緊鎖住的房門,卻未有一絲動靜。
  蘇洛便是這樣坐了一夜,在漆黑一片的夜晚中,靜靜地聽着鐘聲滴答走着。
  直到天明。
  外面傳來一陣汽車行駛的聲音,她的心突然提了起來,睏倦迷離的雙眼瞬間睡意盡散,緊張的望着玄關。
  門被一腳踹開,帶着難忍的暴怒與憤懣,紀凌南沖了進來,雙眼猩紅。
  「滾去洗澡,洗好等我!」沒有一絲溫度,紀凌南冷絕的聲音,配合著酒氣,迎面而來。
  蘇洛卻早已習慣,他每次到來都是為了用這般屈辱的方式,侮羞自己。
  只是這次……
  她不願再忍……
  「紀凌南,我們談談吧。」這是蘇洛第一次違反他的命令,仍舊帶着弱弱的試探請求,以及前所未有的堅定。
  「談?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談?」紀凌南冷哼一聲,不悅的斜眼看她。
  卻在瞥到她那一抹淡然之時,異常的心口微動。
  但也轉瞬即逝。
  「我是你的妻子……難道這還不夠嗎?」蘇洛怯弱的出聲,似是執意要證明些存在感,可心中卻明了。
  「蘇洛,你太高看自己了!我紀凌南的妻子,你不配!」
  紀凌南則是更加生氣,彷彿蘇洛這句話,玷污了他的身體和清白一樣,甚至覺得,噁心。
  不願再見到這厭煩的臉,紀凌南不再停留,轉身離去。
  蘇洛卻忍着胸口的疼痛,拚命衝到他面前攔住他。
  她知道,失了這次好不容易提起的勇氣,她便再也沒了機會。
  「只要五分鐘,或者三分鐘,哪怕只是一分鐘,和我談一談,我們的婚姻……」
  紀凌南對這個突然膽大包天的女人,很是不滿。
  皺起眉頭冷眼看向她「滾!」
  「難道你連一句話都不肯聽我說嗎……」
  蘇洛還想說些什麼,卻被一陣電話鈴聲打斷。
  紀凌南一把推開她,接起電話,向外走。
  卻在片刻後,停在原地。
  面露震驚。
  而蘇洛也同樣愣在原地。
  因為她清晰的聽到,手機里傳來的那短短四字。
  「蘇綉醒了……」

《情濃便是最傷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