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傾世盛寵:王妃甜又颯
傾世盛寵:王妃甜又颯 連載中

傾世盛寵:王妃甜又颯

來源:google 作者:十加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沐芷兮 蕭熠琰

【甜寵+重生+追夫+雙潔】前世,沐芷兮辜負了寵她如命的男人,幫助渣男登上皇位,到最後被渣男和庶妹聯手背叛殘忍害死一朝重生,她緊抱自家夫君大腿,夫君,我知道錯了面對渣男,滾遠點,看到你就覺得噁心重生後的沐芷兮性情大變,一路打臉虐渣渣,和夫君雙雙把家還展開

《傾世盛寵:王妃甜又颯》章節試讀:

    今晚是洞房花燭夜,沐芷兮打算將自己放心交給蕭熠琰,但是蕭熠琰卻不信。

    他將她扔到床榻上後,抓着她的兩隻手腕將其舉過頭頂。

    旋即,另一隻手捏住她的下巴,沉聲質問。

    「沐芷兮,你覺得我跟你親近的時候會放鬆警惕,所以想要趁此機會要我的性命對么。若是我沒猜錯的話,你的枕頭下放着一把匕首……」

    說這話的同時,他的另一隻手直接往枕頭底下探去,果不其然,找到了一把短匕。

    眸中,是瞭然,卻也有失望。

    「如此費盡心思的對付本王,真是難為你了。」

    沐芷兮也是一臉詫異地看着那把匕首。

    大意了,她怎麼忘了枕頭下還有這玩意兒呢!

    前世,她為了蕭承澤守身如玉,所以才會一直防着蕭熠琰。

    想到她過去對蕭熠琰的態度和所做的事,也難怪如今蕭熠琰不相信她了。

    嗚嗚嗚……現在這情況,她真的好難解釋啊。

    「……王爺,這是誤會,我是真的想跟你……」

    「跟我行夫妻之禮?沐芷兮,你嘴裏有一句實話么,戲演到這裡就該結束了,你以為本王很好欺哄么!」

    蕭熠琰的眼中明顯壓抑着慍怒,但因為眼前這人是沐芷兮,是他真心愛着的女人,所以對着她,他就算再生氣也不可能真的動手。

    尤其是看到她額頭上的撞傷,他的心便軟了。

    沐芷兮還在想着要如何做才能打消蕭熠琰對她的懷疑,然後就甚是突兀地被他從床榻上撈了起來。

    「把葯擦了。」蕭熠琰直接就從兜里拿了盒藥膏出來,對着她發出命令式的指令,

    見她沒反應,蕭熠琰二話不說,直接用手指挑起一點藥膏,抹在了她的額頭上。

    一陣清涼的感覺襲來,之前撞傷的地方好像也不是那麼痛了。

    替她擦完葯後,蕭熠琰便不準備繼續留在這兒。

    「蕭熠琰,你等等……」

    她衝上去,拉扯住他的衣角。

    蕭熠琰轉過身,凌厲的目光逼視着她,沉聲質問。

    「沐芷兮,你這麼費盡心思地勾引本王,到底意欲何為。」

    一個「勾引」,令沐芷兮略微有些錯愕。

    仔細想想,她重生之後過於激動,因為想要彌補前世的遺憾,所以太着急地想要跟蕭熠琰親近。

    實際上,他們現在這個時候還有很多誤會沒有解開,在蕭熠琰目前的認知中,她沐芷兮愛慕的人是蕭承澤。

    他之前對她各種示好被拒,早已對她失望透頂。

    所以她現在的熱情和真誠,在他看來就是別有居心。

    是她大意了,她應該要循序漸進的,否則反而會適得其反。

    新房內,龍鳳喜燭還在燃,微弱的燭光之中,影兒碰撞。

    夜色已深,此時的齊王府,蕭承澤也還未就寢。

    此時,他正在和自己的幕僚商量如何爭奪太子之位的對策。

    原本他想要求娶沐芷兮,直接獲得她背後丞相府和安遠侯府的支持。

    但是沒想到會被蕭熠琰捷足先登。

    一想到沐芷兮這塊「肥肉」落入了蕭熠琰的嘴中,他便懊惱不已。

    「簡直可惡!」他一生氣,直接將桌上的茶盞掃落在地,緊握着的拳頭,額頭上蹦出的青筋,還有緊繃的下頜,全都昭示着他此時的怒不可言。

    幕僚沈安非常恭敬地好言相勸。

    「殿下莫要動怒,事實上,沐芷兮而今嫁給戰王,對我們而言利大於弊。」

    蕭承澤的眼中掠過一抹精光,抬頭看向沈安,「何出此言?」

    「在下認為,雖然沐芷兮背後有丞相府和安遠侯府兩大勢力,但眼下儲君之位懸而未立,朝中各大勢力都在互相試探,搖擺不定,基本上都屬中立一派。

    「再者,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即便沐芷兮與戰王成婚,丞相府和安遠侯府也未必會立馬投靠戰王陣營,對於戰王無緣皇位一事,眾人都是心照不宣。」

    沈安是齊王府中最有能力的幕僚,要不是因為他罪臣之後的身份,蕭承澤早就想把他弄進朝堂,為他效力。

    他簡單說明後,蕭承澤就明白他的意思所在。

    原本煩躁不安的情緒,也適當得到了緩解。

    「說的也是,戰王的生身母親是胡姬,不論是父皇還是那幫老臣,定然不會讓他做這北燕的皇。如今沐芷兮就算是塊寶,落在蕭熠琰手中也無法發揮其作用。沈安,你接著說。」

    沈安對着蕭承澤行了一個微禮,繼續補充。

    「雖說得到沐芷兮,就相當於得到她身後的兩大勢力,但這只是表面。所有皇子都知道這其中的利益關係,卻沒有一個敢明目張胆地求娶沐芷兮,殿下可知是為何?」

    蕭承澤沉思道,「自然是不想引起父皇猜忌。」

    他之所以知道,是因為他也是出於這點考慮,所以才遲遲不敢直接向皇帝求娶沐芷兮。

    如今皇子們為了太子之位明爭暗鬥,他若是娶了沐芷兮,心思便是昭然若揭,而這和他低調蟄伏的初衷相違背。

    蕭熠琰的生母是外族人,而他的生母身份也高貴不到哪兒去。

    從小他就不受父皇待見,母族那邊也沒有勢力支持,他若是正大光明地參與太子之位的爭奪,很快就會被他那些兄弟們盯上。

    那些人,一個個都是如狼似虎的狠角兒,給他使絆子是輕而易舉的事。

    所以目前他娶沐芷兮,不僅不能成功得到丞相府和安遠侯府的支持,反而會引得父皇和眾兄弟的猜忌,到時候,他會死得很難看。

    沈安深以為然。

    「皇子們都不想被皇上猜忌,畢竟皇上健在,當然不想看到任何人公然有結黨之心,即便是自己的親兒子,所以在殿下羽翼豐滿之前,切不可迎娶沐芷兮。

    「沐芷兮愚蠢,殿下現在已經得到了她的心,那她早晚都是您的,戰王手握兵符,深得皇上器重,眼下我們還能夠利用她來牽制戰王,一舉多得。」

    沈安的這番話令蕭承澤的心情徹底由陰到晴。不過他又想到,幾個時辰在宮中見到沐芷兮的時候,她對自己的態度似乎改變了許多。

    不知道是不是他想多了,總覺得她看自己的眼神少了那份愛意。

    殊不知,重生後,沐芷兮的一腔愛意全都放在了自己的夫君身上。

    陸遠看到王爺這麼快從新房出來,一臉詫異地試探着問。

    「主子,您這就完事兒了?」

    這麼快,還是壓根什麼都沒幹啊?

    蕭熠琰耐着性子陪沐芷兮折騰了這麼久,現在乏得很,直接吩咐陸遠「再去準備一壺合巹酒來。」

    秋霜突然想起來,原本屋子裡備着的合巹酒,好像是讓小姐給打翻了。

    而小姐之所以會那麼做,純粹是因為她不想跟王爺喝。

    現在又要他們去重新準備,她家小姐怎麼跟突然變了個人似的……

    蕭熠琰直接就站在外面等,不一會兒工夫,陸遠回來了。

    他神色稍顯凝重,走到蕭熠琰身邊,低聲稟告。

    「主子,就在剛才,屬下在院子外發現了齊王的飛鴿傳書。」

    「拿來。」蕭熠琰打開字條一看,果然就是蕭承澤的筆記。

    他的眼底閃過銳利的殺意,晦暗不明。

    顯然,這是要傳給沐芷兮的,可惜被他的人給攔截了下來。

    在他和沐芷兮的大婚之夜傳信。

    好個蕭承澤,他倒要看看,這上面究竟都寫了些什麼。

    

《傾世盛寵:王妃甜又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