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渣爹偏愛窩邊草
渣爹偏愛窩邊草 連載中

渣爹偏愛窩邊草

來源:google 作者:招財小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鷺 高奕楚

寧死都要離開的男人,白鷺這輩子是愛怕了若是有來生,她定然不要再愛的這麼深,找一展開

《渣爹偏愛窩邊草》章節試讀:

「嘩啦嘩啦……」 長長的鐵鏈摩擦出聲,白鷺在一片窒息中醒來,被鐵鏈束縛的雙手用力抓住脖間的鐵腕。
紅唇微啟,聲音沙啞得像被火灼過。
「高奕楚,你還是人嗎?」
這個她愛了三年的男人,她的丈夫,像個惡魔一樣,在她車禍重傷之後,不讓醫生給她救治,反而用鐵鏈將她綁在這裡。
他這是想要她死,而且是用最痛苦的方式,一點點看着她的血,流干,流盡…… 「那你呢,米噫拿你當做好的姐妹,可你卻弄壞自己的車子,裝作失控去撞她……」 「我沒有……」 白鷺想要解釋,可脖間的手猛然用力,將她的話逼在喉嚨里,再也吐不出來。
身上的傷口,鑽心一般的疼,很快,地面就一片殷紅。
她看着眼前俊美冷酷的男人,眼底的驚恐再也壓抑不住,用盡全身力氣,嘶啞喊道「幫我叫醫生,你要怎麼樣都可以,先幫我叫醫生來。」
高奕楚眼底厭惡閃過,用力將白鷺甩出去。
「咳咳……唔」 用力的呼吸換來大聲的咳嗽,可是聲音震動看傷口,她忍不住蜷縮起來。
「醫生……」 她費力抬頭去看高奕楚,卻見他正拿着一張帕子輕輕的擦拭着剛剛掐着白鷺的手。
這樣的動作刺痛白鷺的心,也讓她徹底的絕望,忍不住對着高奕楚嘶喊了起來。
「我答應離婚,只要你幫我叫醫生,我馬上簽字,高奕楚,我求你!」
再不叫醫生為,她肚子里的……就保不住了,她不能讓高奕楚知道孩子的事情,否則他一定不會讓她留下這個孩子的。
因為她知道,米噫也懷孕了!
高奕楚冷眼看着白鷺,心中卻有些煩躁。
他見識到了這個女人的狠毒、陰險、心機,米噫如今因為她失去了孩子,他是恨她的。
可是離婚…… 砰…… 門被重重的推開,護士長腳步匆匆走了進來,見到高奕楚,恭敬說話。
「高先生,米小姐失血過多,我們現在需要AB型的血,但是醫院裏現在正好缺這種血……正好聽說白小姐也是一樣的血型……」 米小姐剛因車禍沒了孩子,身體極其虛弱,又哭得悲傷不已,說要和孩子一起去死。
但在這種悲痛中米小姐還沒忘了她的好姐妹,白鷺。
她詢問護士長,白鷺有沒有失血,如果白鷺失血了,就用她的血,她和白鷺是一樣的血型。
護士長被米小姐的善良感動,因此心裏更加的厭惡白鷺,這個惡毒的白鷺要殺掉米小姐,米小姐卻還想着她的安全。
白鷺不也是AB型的血!
那她是不是可以幫米小姐報仇了?
雖然院長已經緊急下了指示,用直升機去緊急調血包了。
但那也是需要時間的,護士長心一橫,就來了這裡。
高奕楚伸出手,輕撫着白鷺的臉蛋,隨即長指輕輕勒住白鷺,之後又猛的用力一捏,痛得白鷺直蹙眉。
「那就用她的。」
「是!」
護士長心裏一喜,這叫惡有惡報吧,誰讓她心狠手辣,去撞米小姐,米小姐可是高總裁捧在手心裏一樣的寶貝啊。
「幫我止血。」
白鷺虛弱哀求護士長,再這樣下去,她和孩子…… 可是護士長只是掃過一身血污的白鷺,根本沒有半點要救她的意思,轉身離開。
不過五分鐘,她帶着另外三名護士進來,手裡拿着各種抽血的工具,她們一進來就按住白鷺的四肢,狠狠壓着,不讓她動彈。
白鷺嚇得渾身顫抖,眼裡恐懼翻湧,搖頭落淚間,拚命掙扎,可是此刻失血嚴重的她,那是幾人的對手。
「別,不要取我的血,不要……我的傷也很嚴重,你們應該救我。」
「你們是醫生,是救死扶傷的醫生啊……你們怎麼可以做這種抿滅良心的事情。」
看着白鷺狼狽可憐的模樣,這幾人不禁沒有一絲對病人的憐惜,反而眼裡是止不住興奮,這樣一來,米小姐就會高興,就會送她們名貴的包包和化妝品了。
「高奕楚……」 白鷺絕望了,再也忍不住,凄厲的嘶喊出聲,「高奕楚,我答應跟你離婚,白家的傳家寶我也不會帶走,只要你同意讓她們救我。」
高奕楚劍眉擰了起來,離婚兩個字讓他心中泛起不悅,他轉身,沉着臉龐站在窗口處,外面綠意盎然,內里卻是冰霜一片。
「白鷺,米噫肚子里有我的孩子,可是現在孩子沒了,米噫也失去了再懷孕的能力。」
針頭扎進她的手背,白鷺失控的嘶喊了起來。
「你要我說多少遍,車禍的事,跟我沒有關係,我也不知道我的車為什麼失控。」
「閉嘴!」
高奕楚不耐煩吼斷白鷺的話,他當時就和白鷺坐在一輛車子里,他親眼看到白鷺加速,撞向米噫,米噫就在他的視線里,砰的一聲被重重撞擊,又飛了出去,像個被丟棄的娃娃,剎那間失去了生氣!
「米噫醒來的第一句話,是不要報警,可你呢,卻是不斷的在推脫責任,白鷺,車是你的,也是你開的,人是你撞的,孩子是你害的,你還敢說,這事和你沒有任何關係?」
鮮紅不斷的透過管子湧進針筒里,不斷的匯聚,白鷺的身子劇烈的顫抖起來,一股寒冽的冷意不斷的透來,她變得越來越難受。
「高先生,米小姐需要二包血……」 其實米小姐只需要一包血,護士長故意說多一包!
「抽三包!」
高奕楚的話冰冷而無情,白鷺臉上慘白一片,眼裡再無光芒,她不再掙扎,心裏充滿的絕望……與仇恨。
她的孩子,可能再也沒有機會來到這個世上了!
三包血抽完,白鷺早已昏死了過去…… 風竄進來的時候,捲起窗戶上的紗簾,外面種滿了繁花綠樹,一片生機勃勃。
病床上的白鷺臉蛋幾乎透明,高奕楚冰冷的眼神落在她的心口處,如果不是那裡還有一點點的起伏,他幾乎覺得白鷺是死了的。
這種女人,死了,也好!
 

《渣爹偏愛窩邊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