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迷你小說-書友最值得收藏的小說網!

小說首頁

首頁 > 現代言情 > 離凰 > 001-004孤凰,月寧安

001-004孤凰,月寧安

阿彩

001-004孤凰,月寧安

001休書,升官發財換夫人

咚……

被狠狠甩出門去的月寧安,從台階上滾了下來,重重摔在地上,哇的吐出一口血。

「你,你們……」她瞪大眼睛,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見,不相信這些人,是奉了那個男人的命令,來驅逐她離開陸家的。

她是陸家名媒正娶的夫人,是戰神陸藏鋒的妻子。

陸藏鋒怎麼可以這樣待她?

「月寧安是吧?讓你白白霸佔了將軍夫人的位置整整三年,你該知足了。我哥回來了,你作威作福的日子到了,快滾吧!」將月寧安丟出陸府的,是陸藏鋒的堂弟陸飛羽,此人也是陸藏鋒的左右手。

月寧安認識他,也知道他,正因為認識,正因為知道,她才震驚,她才難以置信。

「我是陸家名媒正娶的夫人,不是你說趕就能趕的,你讓陸藏鋒來跟我說。」月寧安掙扎着從地上爬了起來,抬手抹掉臉上的血。

她可以離開陸家,也可以被休,但不能接受被人毫無緣由地驅逐,被人丟出陸家。

陸家對她來說太重要了,陸藏鋒這個夫君對她來說也太重要了。沒有陸家的庇護,沒有陸藏鋒這個戰功赫赫的夫君庇護,等待她的,必是血雨腥風。

而且,嫁入陸家三年,她對得起陸家任何一個人,尤其是陸藏鋒!

「你算什麼東西?也有資格見我哥?這是我哥給你的,識相的,拿着休書趕緊滾蛋,別在這裡礙我們陸家人的眼。」陸飛羽從懷中掏出一封信,甩在月寧安的臉上。

月寧安側臉避開,卻仍舊被信封劃傷了臉。

「啪」,信落在地,偌大的「休書」二字,躍入月寧安的視線。

「他要休了我?」月寧安眼眶一紅,眼中泛起一層水霧。

被陸飛羽帶人丟出陸家,重重地摔在地上,她沒有哭,但看到休書,月寧安眼中的淚,終於不受控制的落了下來。

她以為她不會痛,她以為她嫁給陸藏鋒只是為了報恩。然而,在看到休書的這一剎那,她的心卻疼得厲害,也委屈得厲害。

她嫁入陸家三年,每月給陸藏鋒寫一封信,寫了足足三年,從來沒有收到他的回信。沒想到,第一次收到陸藏鋒的回信就是休書。

休書!

那個在婚禮上都沒有出現的男人,在外征戰三年,凱旋而歸的第一件事,就是休了她!

升官發財死老婆。她沒有死,所以便要休了她,好給別的女人騰位置,是嗎?

「像你這種逼死繼姐,替嫁攀高枝的女人,不休了你,還要留着過年?」陸飛羽一臉鄙夷的開口,像是趕蒼蠅一般:「月寧安,你趕緊的走……我哥很快就要回來了,要讓我哥看到你還在陸府,鐵定噁心的不肯進門。」

皇上可是給了他密旨,要他在他哥進城之前,把這女人趕出去。

他昨天回來,跟兄弟們喝了一點酒,耽誤了事,算算時間,現在他哥人都進城了,他必須趕在他哥回家之前,把這女人打發走,不然皇上肯定不饒他。

「我沒有!」月寧安低頭,將休書撿了起來,眼神兇狠的瞪向陸飛羽:「我沒有逼死她,也沒有替嫁!是她自己逃婚跑了!是陸家老夫人上門,代陸將軍求娶我為妻!我是陸家明媒正娶的夫人!」

昨日,她滿心歡喜,命下人好好打理將軍府,迎接男主人凱旋而歸。今日,她的夫君就給了她重重一擊……

原來,在他心中,她這個未曾謀面的妻子,是逼死繼姐,攀龍附鳳的惡毒女人。

陸飛羽不屑地哼了一聲:「我哥不承認你,我哥承認的妻子只有相府的蘇小姐。月寧安,你以為,你跟你娘嫁入相府,把蘇小姐逼走,就能成為相府千金?就能嫁給我哥當將軍夫人?你別天真了,也不看看你那滿身銅臭的樣子,你配得上我哥嗎?我告訴你……趕緊的滾,別逼小爺我動手,我可沒有不打女人的習慣。」

「嘩啦……」一大盆冷水迎頭澆了出來,澆水的小兵得瑟的賣好:「飛爺,你看……我這招厲不厲害!」

「啊……」毫不防備的月寧安,被澆了個正着,精心的裝扮被水淋了個透,手中的休書飛了出去。

「我的信……」月寧安反應過來後,不是擔心自己,而是去撿那封,陸藏鋒寫給她的休書,寫給她的唯一的一封信。

她要拿着這封信去問陸藏鋒,問他憑什麼?

憑什麼休了她?

她月寧安做錯了什麼?

「你有病呀,萬一把休書淋**,你還要讓將軍再寫一份不成?」陸飛羽也嚇了一大跳,反手就給澆水的小兵一個爆栗。

他私下答應了蘇含煙,要讓月寧安難堪的離開陸府,可他能想到的,頂多就是把她丟出去,沒想過讓月寧安這麼難堪。

這麼欺負一個女人,他飛爺做不出來。

「飛爺,我這不是,不是看她不肯走嗎?將軍快要進城了,他回來,要是看到咱們沒把差事辦好,還不得揍你一頓。」

小兵委屈的摸了摸頭,看到月寧安一身濕,還不肯走,更加的嫌棄了:「你這女人真是不要臉,我們將軍都把休書給你了,你還賴在這裡幹嗎?我告訴你,蘇小姐命大,她沒有死,被我們將軍救了,在邊境幫了我們將軍大忙,與我們將軍日久生情、兩情相悅。我們將軍是要娶真正的相府千金的,才不會娶你這個狠毒的女人,你識相的就快滾。不然等我們將軍回來了,有你好受的。」

「與蘇含煙日久生情?竟然看上蘇含煙那種假仙的女人,你們將軍的眼光真好!嫁給他,算我眼瞎!」月寧安拿着休書的手一緊,在信封上留下重重一道水痕:「陸藏鋒在哪裡?我要見他!」

她要問清楚,在她月寧安為他穩定後方,不惜下跪求人;為他與京中官員周旋,受盡委屈;為他籌措糧草,累到吐血的時候,他陸藏鋒怎麼有臉,跟蘇含煙在邊疆談情說愛?

還有蘇含煙!

當初是蘇含煙自己毀婚逃嫁,還害死了她娘,逼得她月寧安無路可走,蘇含煙她有什麼資格取代她,成為陸藏鋒的妻子?

陸夫人的位置,她可以讓給任何人,唯獨不可以讓給蘇含煙!

陸藏鋒進城了是嗎?

好!

她就當著全城百姓的面問清楚,他陸藏鋒有什麼資格休了她?

她不相信,彼時那個不遠萬里,把她父親和兄長的屍首帶回來的小將軍,會這麼對她。

她不相信,那個在她絕望無助的時候,出聲安慰她,說不要哭,壞人會笑的小將軍,會這麼對她。

她不相信……

002狼性,不屬於她了

月寧安抬頭看了一眼陸府的牌匾,又看了一眼,站在台階上耀武揚威的陸飛羽,重重地抹了一把臉,拿着休書轉身就走。

濕漉漉的長髮貼在背後,襯得她越發的狼狽,踉蹌的腳步、瘦弱的身影,帶着一股說不出來的悲愴與無助。

「飛爺,咱們是不是太過分了?一群大老爺們,欺負一個姑娘家。」端着水盆的小兵,莫名覺得心虛。

將軍可是交待了他們,一定要客客氣氣的把人請出去,把事情解釋清楚。

他們倒好,什麼也沒有解釋,像強盜一樣把人拖了出來,飛爺更是過分,直接把人丟了出去。待到將軍知道,會不會用軍法處置他們?

陸飛羽也心虛,轉念想到皇上的密旨,又挺直胸膛,硬氣的道:「過什麼分,這才從邊疆回來,你們就忘了含煙在邊疆吃了多少苦了?要不是她,含煙一個大小姐,能被大遼人擄去當奴隸?」

陸飛羽越說底氣越足,就在這時,陸府內,一個小丫頭抱着一個碩大的包袱沖了出來:「小姐,小姐,你等等奴婢。」

小丫頭跑得又快又急,直接把台階上的陸飛羽等人,撞了個仰倒。

「啊……哎喲,哎喲……」陸飛羽更是倒霉,從台階上摔了下來,也不知他怎麼磕的,直摔得鼻青眼腫,那位手上拿着水盆的小兵更倒霉,牙給磕掉了兩顆,血流了一臉。

在無人看到時,小丫頭回頭看了一眼,小臉兇猛異常:哼,讓你們欺負我家小姐,打死你們!

「小姐,小姐……」小丫頭跑得極快,不過幾步就追上了月寧安:「東西我都拿出來了,我還給你拿了一件衣服。小姐,我們換上吧。」

「不用!世人總是愛在弱者面前表現優越感,狼狽一點才能博人同情。」月寧安臉上已沒有悲傷與憤怒,只有冷靜與決斷。

她腳步一頓,對身後的小丫頭道:「秋水,你回去後立刻清點我們手中的產業,除去胭脂、水粉的鋪子外,其他的產業全部在天黑之前處理乾淨。不要在意銀子,半賣半送的賣給與蘇家、陸家沒有關係的大人們。」

「啊?小姐,我們手上的產業,少說也有上百萬兩,天黑之前根本處理不完,而且……就這麼處理掉,這也太虧了。」 小丫頭嚇得一驚,險些把手中的包袱摔了出去。

月寧安停下腳步,橫了小丫頭秋水一眼:「秋水,你以為沒有陸藏鋒,沒有陸家的庇護,我能保得住那些產業?別說那些產業,我連我自己都護不住。」

這就是她的悲哀,也是月家的悲哀。他們月家人再會掙錢又如何?他們便是有滔天的富貴也守不住。

「小姐……」小丫頭眼眶一紅,眼淚在眼中打轉。

月寧安淡然一笑,洒脫至極:「不過是些身外之物,不算什麼。把產業處理完後,你們就把剩下的胭脂水粉鋪子一分為二,再各加三萬……不,五萬兩銀票送去給陸二夫人和陸三夫人,告訴兩位夫人,這是我這個前大嫂,為二姑娘和三姑娘準備的嫁妝。我被休出陸家,這筆嫁妝只能提前交給她們,希望她們能嫁個好夫婿。」

「小姐放心,奴婢一定會辦好。」 小丫頭眼中的淚,終是落了下來。

她的小姐呀,這個時候還在為陸家着想……

小丫頭眼中的酸澀還沒有收回,就聽月寧安又說:「之後,你再去找陸四夫人,告訴她,她的好兒子陸飛羽把我丟出陸家,不承認我這個大嫂,大小姐那份嫁妝就恕我沒有辦法準備了。另外,再把陸四夫人這三年,從我手中借走的銀錢、從鋪子里拿走的物貨價格整理出來,送去給陸飛羽,讓他三日內如數還上。還不上,我這個外人,就要去衙門告他受賄了。」

她很期待,在另外兩位小姐的巨額嫁妝對比下,這位大小姐心裏能不能平衡?又能找到什麼樣的好人家?

「小,小,小姐……」 小丫頭驚得都結巴了。

她們在陸家三年,很清楚那位陸四夫人有多愛財,小姐這麼做,不是在剜陸四夫人的心嗎?

太狠了。

可是,好爽,怎麼辦?

「沒有人能在欺負了我月寧安之後,還能佔便宜,我是商人,我最討厭吃虧。」月寧安眸色微冷,不過轉瞬即逝,很快就恢復如常,低聲問道:「對了,今日護防的人是誰?」

「是程敘程將軍。」小丫頭抱着一個大包袱,跟在月寧安身邊,卻一點也不吃力。

「他有什麼喜好?」

「他個人好馬,他夫人倒是好金銀玉器。」小丫頭飛快的答道,疾步行走並不影響她的思維。

「有喜好就好,讓常天用兵器、用珠寶給我砸出一條路來。半個時辰後,我要見到陸藏鋒,在大街上,在全城百姓的面前。」月寧安的臉上,閃過一抹決絕。

她月寧安不好過,佔了她便宜,轉身捅她一刀的陸藏鋒、陸飛羽和蘇含煙也別想好過。

她月寧安便是無父無母,也沒有人可以欺負她。

他們必須得付出代價!

「小姐,要不……我陪你去吧?」小丫頭心中一跳,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不需要任何人陪!他們說我月家養兒如養狼,我是月家養出來的孤狼,孤狼只能自己去戰鬥。」月寧安閉上雙眼,掩去所有的情緒,步伐堅定的往前走。

她月寧安,從不吃不明不白的虧,她要為自己討一個公道!

走在大街上,看着街邊熱鬧的人群,聽着周邊的人議論陸藏鋒如何英勇,月安寧只想笑……

當初,陸老夫人上門求娶時說得多好聽?

她為陸家穩定後方,陸家為她提供庇護,讓她這個孤女可以在京中站穩腳跟,保她在大宋不被人欺負,可這才多久?

三年!

現在陸藏鋒得勝歸來,不需要她這個錢袋子了,就一腳把她踹了,連一句多餘的話都沒有。

這人,怎麼可以這麼無情?

月寧安一步一步朝城門口走去,淚花在眼中打轉,卻遲遲沒有落下來。

約莫半個時辰後,月寧安到了城門口。禁衛軍三步一崗,長槍擋在兩側,守衛森嚴,街道兩旁擠滿了百姓,人山人海,人聲鼎沸,朝即將進城的大將軍不斷歡呼。

「踏踏踏……」馬蹄聲響起,月寧安抬頭望去。

只見當年那個俊美而稚嫩的少年將軍,已蛻變成為成熟穩重、強大冷酷的大將軍。

他坐在馬背上,身姿挺拔,俊美的容顏在冰冷的鎧甲襯托下,顯得異常奪目,將身後的眾人襯托成了可有可無的背景。

許是剛從戰場上下來的緣故,他身上帶着一股迫人的殺氣與威懾力,叫人不敢直視。

月寧安看着他,目光充滿懷念與不舍……

這是她的小將軍,她守了十年的男人,她放在心尖上的男人,她願意為他付出一切的男人。

現在,他回來了,卻已不再屬於她。

003承諾,相見不相識

「陸藏鋒!」在大軍進城,走到跟前時,月寧安毫無預兆的沖了出來,張開雙臂,擋在路中間:「陸大將軍!」

男人策馬前行,如同一道寒芒,劃破虛空的靜寂,出現在空無一人的長街上,他身後跟着雄兵萬千,但此刻他出現在大街上,他就是唯一!

無論是兩旁

章節 設置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001-004孤凰,月寧安 005暗皇,從不會後悔 006家主,我並不想要 007扎手,一向小心眼 008休妻,事關國事 009功勞,背後的女人 010鐵礦,坑他一把 011靠山,小姐我護得住 012態度,坑死人 013委屈,我沒有家了

設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