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寵翻了
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寵翻了 連載中

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寵翻了

來源:google 作者:施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施盼 汪明強 現代言情

【changdu】這是哪?酒吧?她明明在叢林里執行任務,剛剛那顆手榴彈就在她腳邊爆炸,本來必死無疑,居然還能活下來?她身邊只有一個啤酒瓶,大腦昏昏沉沉的,似乎喝了不少酒身體正靠着走廊的牆壁,頭頂是昏暗曖昧的...展開

《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寵翻了》章節試讀:


破舊的小店面里。

聽到有女孩的聲音。

嘴裏叼着牙籤的大姐掃了施盼頭上纏着的紗布一眼,說了句:「兩塊錢一張。」

接過刮刮樂,施盼面色平靜的伸手去刮,半點不見緊張。

她要看看,她眼睛看到的是不是真的。

旁邊的大叔們見她都這副慘狀了還跑來買刮刮樂,還是開口勸了句:「小姑娘,這**只能買着玩,可千萬別上癮了,這中獎率不高,不是你們這種小孩子能玩的。」

他話剛說完,施盼就把刮出來的刮刮樂遞到了老闆面前。

「老闆,我中獎了。」

大姐還在看電視,聽到她這話也壓根沒放心上,權當她是中了五塊十塊的,伸手拿過一瞥。

霎時間,她手怔住了。

把牙籤一吐,她不可置信的打量了一眼眼前這個穿着奇裝異服,還把眼睛畫的像個大熊貓一樣的奇怪丫頭。

「兩千塊?」

「看樣子運氣還行。」

面對老闆驚詫的注視,施盼面上不露聲色,心裏還是一陣驚異。

簡直離了個大譜!

她的眼睛還真能看透東西!

此時。

剛剛還想勸施盼別玩**的大叔們全都圍了過來,伸頭伸腦的想要去看那張刮刮樂。

「我的媽,你中了兩千塊錢?這是我兩個多月的工資啊!」

他們一個個看的比施盼還要激動。

老闆有些心痛,但還是從柜子里拿了一疊百元鈔票出來。

「你自己數數看,兩千塊。」

「謝謝大姐。」

施盼沉穩的對她一笑,然後拿着錢轉身離開,沒有跟他們多寒暄。

留下來的那些大叔們全都在熱火朝天的議論着這件事。

兩千塊在這個時候,真不是一筆小數目,他們買了這麼多年的**還從來沒有中過這麼高額的刮刮樂。

從**店出來,施盼拐了一條街,花幾十塊錢找了一家賓館。

一進入房間門,她本來想簡單洗個澡就睡覺。

然而當她經過門口邊的鏡子時,腳下的步子停住了。

鏡子里的她穿着一身黑色緊身皮衣皮褲,一頭非主流款的酒紅色頭髮,眼睛周圍畫著綠色的煙熏妝,嘴巴上塗的劣質口紅已經掉的差不多了,臉上的妝容看着很臟……

她兩隻耳朵都打滿了耳洞,戴的全是一排玻璃款的「鑽石」耳釘。

要命的是,她頭上還纏着一圈白色紗布,這畫面看着……沒有比這更辣眼睛的了。

難怪外面的人看見她時表情都很怪異。

施盼一言難盡的吐了一口氣。

真是難以想像,十七歲的她竟然這麼潮!

看樣子,太時髦真不是什麼好事。

動作麻溜的洗了澡,她看見了身上一塊塊的烏青痕迹,還有一些以前留下的小疤痕,每一塊疤痕的背後……

一些古早的記憶又浮現了上來。

母親跪地苦苦的哀求,繼父暴躁的揮着皮帶,鄰居們看熱鬧的畫面……

想起那些曾經,施盼眼眶發紅,雙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

她回來了。

有些人……等着!

——

洗完澡出來,施盼站在鏡子前。

臉上的妝容洗掉,乾淨的五官透着絲絲英氣,她伸手取下了所有耳釘,整個人看着更是順眼了不少。

現在也就是一頭酒紅色頭髮有點刺眼,只有等紗布拆掉後再解決。

閉眼躺在床上,沒一會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中,她看見柔弱了一輩子的母親坐在窗戶邊搖搖欲墜,還哭着看向那個男人。

「盼盼還小,你有什麼事情衝著我來,有什麼應酬我跟你去,你放過盼盼,我求求你放過盼盼。」

「你這是在威脅我?真沒想到啊劉美萍,你這個女人看起來軟弱善良,沒想到心思那麼深,你以為把施盼打扮的那麼丑,我就的不會注意到她了?你以為你今天死了,我就會放過她了?」

男人陰狠醜陋的面孔愈發顯得猙獰,他冷笑着:「你跳啊!等你死了,施盼就是我們父子的玩物,是我談攏生意的工具!」

「媽,別跳!」

施盼突的驚坐起,長吐了一口氣。

又做這個夢了。

外面天色大亮,有陽光透過薄薄的窗戶照射了進來,看到簡陋的房間,她才想起現狀。

現在的她十七歲,還在讀高三,下個月就要高考了。

上一世的這個時候,她還在醫院裏被搶救,休養了二十多天進的考場,雖然考上了一本,但仍沒能上國內第一大學,還是有點小遺憾。

昨天酒吧事件過後,汪明強近期不會逼迫母親做什麼事情,她現在最應該考慮的……

是她自己的處境。

施盼壓下了想要見到母親的念頭,收拾了一下後去往了學校。

上一世的遺憾,她想要彌補。

京市高中部。

看着大門上雕刻的幾個大字,一股濃濃的熟悉感撲面而來。

施盼踩着鈴聲剛要進去,旁邊一道厲呵聲喊住了她。

「施盼?你給我站住!」

「?」

側目看去。

一位穿着格紋襯衫的中年男人正怒視着她,略有些發福的臉本來很和藹,現在充滿了怒氣。

這是高中三年的班主任——

楊德。

看到這張臉,施盼頓感親切。

曾經她親自參加過葬禮的人,現在活生生的站在了面前。

真好。

「你還這麼散漫不當回事?你自己來說,你這紅毛怪好看?還纏個繃帶,昨天又跟人干架去了?」

見她不慌不忙的站在面前,沒有一點緊張和內疚,楊德更是氣得快要吐血了,伸手指着她就是一頓訓。

「你知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了?還有一個月就要高考了,你這個節骨眼上還敢逃課?你這是對你自己人生不負責!」

吼着吼着,他忽然發現,這個一言不合就跟他頂嘴的施盼,今天居然出奇的安靜?

一肚子的火的楊德在看她認真挨訓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

她是不是又在憋什麼壞主意?

「你跟我來辦公室。」

楊德在前面走。

施盼從容的跟在後面。

本來早已模糊的學校場景,現在清晰呈現在眼前。

跟進辦公室。

她剛要站到楊德的辦公桌邊去挨訓,忽然感覺房間里還有一個人。

轉頭一看,她對上了一雙清明的眼——


《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寵翻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