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大楚鎮妖司
大楚鎮妖司 連載中

大楚鎮妖司

來源:google 作者:葉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辰 現代言情 胡萬安

【changdu】「不要亂來,帷幕之後是你找惹不起的存在,想與那位共飲,你還不夠資格!」「登徒子不要痴心妄想,小心被人扔下山來自取其辱」「大膽狂徒,莫要打擾姑娘雅興」三位貴人自然比旁人清楚,假山上到底是何人...展開

《大楚鎮妖司》章節試讀:


「恕葉某冒失,在下拜別姑娘。」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葉辰奸計得逞,會在假山之上如何炫耀文采,卻沒想到葉辰突然反其道而行,直接告退。

坦白說,葉辰即便是在假山之上,惹那姑娘心中不快,被護道者一腳踢下山來,眾人也不會意外。

偏偏葉辰費盡千辛萬苦混到假山之上,卻沒有任何言語表現,返身就準備離開,就好比小偷入寶室卻空手而還一般不可思議。

葉辰可不只是說說而已,雙手抱拳,彎腰一禮,不待帷帳之中的姑娘有任何反應,說完之後就扭身離開,向山下行去,毫不拖泥帶水。

好似葉辰登上假山,只是為了看風景,風景看過之後,自然離去,乘興而來,盡興而去,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十八歲的少年,文采超凡,風度高潔,洒脫不羈,名士風流,再配上葉辰那張遠高於平均水平的相貌,一時間真是給人一種翩翩仙人的感覺。

「難道公子至此,才想到冒失?」帷帳之後一個清脆聲音,不溫不火淡淡問道。

高端的獵人往往以獵物的姿態出現,葉辰以退為進,成功釣出肥魚一條。

「山下之時,在下只是想要上山與人共飲一杯。」葉辰停下腳步卻並未轉身,只是輕聲說道,「只是上山之後才想到……。」

葉辰說話只說半句,停頓了一會兒也沒有說到底想起什麼,明擺着葉辰就是要吊人胃口,可是偏偏即便知道葉辰的想法,眾人心裏還是難受,想要知道到底上山之後他想到了什麼才自覺冒失要離開。

葉辰此時就彷彿一個逗哏,想要繼續表演,還需要一個捧哏,偏偏剛才出聲的姑娘,彷彿後知後覺發現什麼,此時無論如何不再接話。

葉辰站在那裡等了片刻,依然無人回應,葉辰也不再猶豫,繼續邁步離開,反正這一行風頭已經出盡,進一步出風頭也未必能帶來什麼好處,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心裏放得下,自然行事果決瀟洒。

偏偏葉辰越是行事果決瀟洒,放蕩不羈,越是能夠引起帷帳之中姑娘的好奇心。

葉辰只聽背後一陣推搡,隱約聽到幾聲央求的聲音,這時另一個中年婦人聲音出現:

「奧,不知公子上山之後想到什麼?」

這次的聲音與上次清脆不同,略帶嚴肅,語氣明顯帶着疏遠戒備,彷彿識破了葉辰的伎倆,但因為姑娘的央求才出來配合著表演。

聰明人都不需要說過多的廢話,彼此之間相互默契,雙方只不過是進行了一場小小的博弈,你們若是想要聽就求我,求我我就說,若是不求我就不說。

想必以前也有人在姑娘面前用過這一套,只不過他們的功利心太重,太想說反而落了下風,葉辰無欲則剛,反正說不說都可以,你們不先給我台階我就不下。

葉辰如此表現,無形之中佔了上風,在姑娘眼中形象更加挺拔了幾分,只不過等葉辰一張口,畫風卻突然轉變。

「在下上山之後想到仙女都是喝露水的,在下攜水酒而來,實在冒失。」葉辰這次終於轉過身來,一本正經的溜須拍馬「故此只得下山而去。」

「油嘴滑舌,有才無德!」略帶嚴肅的聲音,不含半絲感情,瞬間將本來曖昧輕鬆的氣氛毀的蕩然無存。

生氣了,終於惹怒護道者了,山下水榭之中,一群人早就看葉辰不爽。

憑什麼,憑什麼,憑什麼這小子油嘴滑舌,居然能引起姑娘的注意,尤其讓人可恨的是,這小子居然敢當面溜須拍馬,如此無恥,實在是做了我都想做而做不到的事。

老天有眼,終於讓他惹怒姑娘,就是看他怎麼死。

水榭之中,三位貴公子,眼睜睜的看着葉辰目不轉睛,結果他們看到的並不是葉辰面紅耳赤,尷尬無比,羞愧難當,反而是一副義憤填膺,理直氣壯,據理力爭。

「夫人此話,在下不敢苟同!」葉辰這次終於轉過身來,「人間四月芳菲盡,何故此處桃花始盛開?」

「若非此地乃仙境,怎會與人間不同?」

「若是此地乃仙境,諸位又怎會不是仙女?」

厚臉皮者,小成者厚如城牆,大成者厚而無形,葉辰此言,深得厚臉皮者之精髓。

明明是溜須拍馬卻說的理直氣壯,彷彿理所當然,即便對方本人都不認同自己是仙女,葉辰也非要堅持,對方就是仙女,比之科學家堅持真理不遑多讓。

水榭之中,三位貴公子目瞪口呆,為什麼,為什麼這小子如此**裸的溜須拍馬,居然沒有受到責罰,反而隱約聽到帷帳之後,傳來幾聲嬌笑,難道有才就可以這般放肆無恥?

尤其讓三位貴公子不能接受的是,葉辰居然還有後招,只見葉辰雙手抱拳,深深一禮,一臉誠懇的說道:「在下有感而發,欲作詩一首以謝仙子,不知可否?」

葉辰的話,讓帷帳之中的姑娘微微一呆,而水榭之中的三位貴公子,都是心中一沉,還要再來一首?

難道姓葉的這小子是詩仙轉世不成?

「這次又是謝什麼?」第一次出現的清脆聲音,再次出現,只不過聲音更加柔和。

「在下聽聲音,姑娘很像在下的一位故人。」葉辰一臉傷感惆悵的說道「題詩一首贈於姑娘,以了在下相思之情。」

贈詩一首,按照之前的水準,一天之內三首傳世佳作,姓葉的這小子難道真的是詩仙轉世,簡直是要殺瘋了!


《大楚鎮妖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