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過河而愛橋
過河而愛橋 連載中

過河而愛橋

來源:google 作者:軟風歡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以欣 現代言情 齊寒喬

【傲嬌冷艷女明星&深情狼狗大boss】著名影后何以欣因毀容而退出娛樂圈,大眾卻不知曉她不到兩年便因病去世,而她也不知曉在最後一段時光里陪她挨過病魔的男人也在半年後鬱鬱而終莫名其妙,她回到22年前,回到她渴望自由的時期,雖是無奈也只能安然處之上輩子事業到達頂峰也不過如此,渣男背叛,小人算計,而重來一次,不如換個活法?看着那冷峻偏執的老公和可愛呆萌的兒子,享受享受豪門貴婦生活,閑暇之餘重拾娛樂圈事業,似乎也不錯?–上一世用錯誤的方式愛她,試圖將她囚禁在自己的身邊,結果遭她嫌恨,在她最後幾個月的時光里也不敢靠近她齊寒喬本以為自己是鬱鬱而終,卻不曾想老天爺又給了他一次機會這一次,他會給她自由,也想要俘獲她的心–「齊寒喬,你也知道,我留下並不代表我愛你」「是你教會我怎麼愛一個人,這次我想教會你」--直到有一天,何以欣把齊寒喬壓在身下,輕聲說:「乖,聽話,別動」【甜蜜日常向】【雙重生】【先婚後愛】【雙潔】【萌娃】【豪門總裁】【無誤會不狗血】展開

《過河而愛橋》章節試讀:

要說確實是生過一次孩子了,何以欣一直在調整自己的狀態,除了想死的陣痛,一切都還順利。

上輩子因為是第一次,緊張得聽不進醫生的話,到最後有出血的情況,好不容易才搶救回來,真是遭罪。

「再使把勁兒,孩子頭已經出來了。」

何以欣調整好呼吸,再一次用盡全力。

「哇嗚——」隨着一聲嬰兒的啼哭,產房裡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真好,是個男寶寶呢,齊太太你看看。」醫生這邊剪了臍帶便抱給她看。

何以欣努力睜開眼睛,腦子裡蹦出第一句話便是「齊沐嶼小時候這麼丑嗎?」

看了寶寶一眼,何以欣便昏睡過去了,實在太累了。

——

「齊先生,恭喜你啊,母子平安!」護士抱着寶寶先出來了。

「我太太怎麼樣?她還好嗎?」齊寒喬急忙問道。

「裏面還在收拾呢,沒什麼大問題,待會兒就能轉去病房了。爸爸先抱一下寶寶吧。」

聽到何以欣沒什麼事,這才鬆了一口氣,低頭看向了襁褓當中的奶娃娃。

新手奶爸並沒有什麼經驗,抱孩子的姿勢都顯得彆扭。

齊寒喬端詳着懷裡的小糰子,這就是他和欣兒的寶寶嗎?

真好看,眼睛像欣兒,鼻子像他。

齊寒喬的內心像是被一簇溫暖裹挾着,很踏實。

聽護士說何以欣已經去病房了,齊寒喬便把孩子給了趙姨,自己往病房走去。

推開房門,病床上的何以欣還在昏睡,護士都收拾乾淨了,沒有了 剛才在產房裡的狼狽。

「齊先生,齊太太應該還要睡一會兒。」

聽到齊寒喬輕聲回應,護士便轉身出了病房。

齊寒喬看着熟睡中的女人,潔凈的小臉上沒有絲毫瑕疵,細微的呼吸聲像是剛出生的小奶貓。

看着看着目光也越發柔和,應該只有在睡夢中,他才能看到她如此可愛的一面吧。

他們剛剛還有了一個寶寶,一家三口,這個詞很好聽。

突然想到什麼,目光又逐漸暗淡。

——

何以欣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

「少夫人你醒了?感覺怎麼樣?」趙姨看見她醒來了,便將寶寶放進了搖籃里。

「嗯,還好,就是有點餓。」何以欣剛醒還是有點虛弱,聲音都沒什麼氣力。

「好,這兒有雞絲粥,您等會兒喝點,您剛生完孩子,喝點粥比較好。」

說完趙姨便遞給她一杯溫水,給她漱口,然後才從小廚房裡端出來粥。

吃飽喝足,何以欣終於能安靜下來想想她當前的情況了。

她應該是回到了二十一歲這年,被齊寒喬關了一年,結婚一年,懷孕十個月,生孩子......一天。

回想她在娛樂圈打拚的天下,豈不是清零重來了。造孽啊!

她覺得她已經活夠了,再來一遍簡直無趣。

何況她本來已經逃出了齊寒喬的牢籠,現在一朝回到解放前。很好。

何以欣閉上了眼睛,深呼吸,真的無語凝咽。

冷靜了一會兒,也只能接受了,想太多也只是讓自己不痛快。

定了定心神,隨即開口道:「趙姨,把齊......那個,孩子給我抱抱吧。」

「好嘞。」

「少夫人你小心點,哎對對,這樣抱,托着頭。」趙姨小心翼翼地指導着。

上一次因為種種,她根本就沒有抱過齊沐嶼,這還是第一次呢。

他已經睜開眼睛了,直直盯着抱他的媽媽。

何以欣看着他皺皺的小臉,嗯,真丑,應該沒抱錯吧?

聽說小孩兒要長開了才好看。

何以欣想到了前世陽光少年的模樣,確實挺好看的,不愧是她何以欣的兒子。

上輩子她在醫院確診絕症的第二天,便被着小屁孩接回了半山別墅。

真和他爸一個德行。

本來她還反抗了幾天,到最後還是放棄擺爛了。

或許還是對他心懷愧疚,那就在最後幾個月的時光,放下她所謂的自尊,和他生活幾個月吧。

想到這,何以欣不禁輕笑出聲,那重來一次,要陪你長大嗎?

逗了這小屁孩兒一會兒,便讓趙姨抱去餵奶粉了。

她現在還沒有通乳,不能給他餵奶。

喝了奶粉,他在搖籃里也漸漸睡了過去。

」小少爺真乖啊,從出生到現在也沒怎麼哭,吃飽了就睡,真討人喜歡。」趙姨看着搖籃里的乖寶寶不禁誇道。

「嗯,是挺乖的。當初在我肚子里的時候可沒少折騰我呢。」

何以欣還記得當時懷孕的時候有多遭罪。

光是孕吐就折磨了她三個月,再加上那個時候和齊寒喬鬧得很僵,情緒起伏無常,簡直要把她整崩潰了。

想到齊寒喬,頓了頓,還是問出了口:

「趙姨,齊寒喬呢?」

趙姨愣了愣,還以為聽錯了,畢竟整個別墅里的人都知道少夫人和少爺有多麼不對付。

「少爺他今早剛回去呢,他也在這守您守了一夜,我就勸他回去休息了。」

雖然知道在整件事情上是她家少爺的不對,她也很同情少夫人的遭遇,但畢竟少爺是自己看着長大的,她也想幫少爺說說好話,希望少爺能過得幸福。

何以欣聽了,輕鬆了一口氣,她還沒想好怎麼面對齊寒喬呢。

以前雖然怨恨過他,但這都二十年過去了,最後幾個月的相處也讓她有所釋懷。

那這一次呢,還要離開嗎?

孩子肯定是帶不走 的,那一個人離開再次進娛樂圈打拚嗎?重複一遍好沒趣哦。

二十多年來,其實她也知道了齊寒喬是愛她的,只是這份愛太過沉重,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她震驚於他對她的執着與深情,但也只限於感動。

她並不愛他,或者說,她沒有愛過任何人,她知道自己有多自私冷漠。

這些問題以後再想吧,至少現在她並不想離開。

先把身體養好,多陪陪那小屁孩兒吧,他也挺可憐的。

《過河而愛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