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海王要追我
海王要追我 連載中

海王要追我

來源:google 作者:梁硯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茉 梁硯舟 現代言情

她再尖叫:「你竟然拒絕了梁硯舟!」我揉揉耳朵,示意:「我沒聾,聽得見」她不甘道:「為什麼要拒絕啊,反正他喜歡的是你,過去和現在有什麼區別?」我想說,區別很大可她完全不聽:「那可是梁硯舟誒!多少人想...展開

《海王要追我》章節試讀:

梁硯舟果然等在車內。
他坐在保姆車後排靠右的位置,一見到我,眉梢輕往上一抬,壓抑着喜色。
我不由得想,就有這麼高興嗎?
車門關上。
密閉空間內,我被他那份端莊的矜持影響,莫名也不敢太放肆。
我試探着又問一遍:「我們過去認識?」
他點頭:「初一那年,我們是同桌。」
我還是想不太起來。
初一算是我人生的轉折點。
母親離世,我隨父親轉業轉學,此後一路輾轉,無關痛癢的同桌實在不能給我顛沛動蕩的生活留下什麼記憶點。
他提醒道:「小啞巴。」
我稍微有點印象了。
那些年大家都很愛取外號,沉默寡言也是錯,不愛說話就是小啞巴。
他性格實在內斂,又不和班裡人交流,連走路都是貼着牆根,很快就因為不合群被孤立。
某次他要上廁所,被一群男生堵在廁所門口,吵吵嚷嚷着非要他求他們才讓進。
他怎麼也不開口,事情越鬧越大。
所有人都在圍觀,都在笑。
他白皙的小臉漲得通紅。
事情傳到我的耳朵,當時備受父母寵愛的我性格有些無法無天,拎着掃把就衝過去了。
我揮着掃把打在人群**,硬生生為他辟開一條路。
男生在叫囂着不滿,我手持掃把守在男廁所門口,惡狠狠說:「我看誰敢欺負我同桌!」
中二往事,我不禁失笑。
這動不動就害羞的性格實在和他的朋友圈相差甚遠,我忍不住問:「你那些朋友圈……真是為了我?」
他目含赤誠:「嗯。」
我瞬間有種罪孽深重的感覺,彷彿帶壞小朋友。
他還在說:「你轉學後,我很惦記你。」
「我嘗試去找你,可怎麼也找不到,我動用了父母所有的關係,還是不知道你去了哪裡……」他語氣愈發艱澀。
沉默稍許後,他話音一轉:「幸好,這麼多年,我又遇見了你。」
他極認真:「我想說,我喜歡你。」
我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被梁硯舟這樣的人惦記該是一件高興的事,可我高興不起來。
時間的鴻溝不可逾越,梁硯舟惦念的是過去的我,可我早已經不是過去意氣風發的模樣。
我只好說:「我變化也很大。」
「我知道。」他說。
「你不知道,」我重申,「我現在不會主動和人說話,遇到職場霸凌還會權衡自身利弊,不自信不大方不積極不樂觀……」
「我現在很普通。」我說。
「梁硯舟,喜歡這樣的我,你會失望。」
8
「你到底和影帝說了什麼,我怎麼看他走時不太高興的樣子。」閨蜜上車後,第一時間問我情況。
也沒什麼好瞞,我乾脆全說了。
她一臉震驚:「你拒絕了梁硯舟?」
她再尖叫:「你竟然拒絕了梁硯舟!」
我揉揉耳朵,示意:「我沒聾,聽得見。」
她不甘道:「為什麼要拒絕啊,反正他喜歡的是你,過去和現在有什麼區別?」
我想說,區別很大。
可她完全不聽:「那可是梁硯舟誒!多少人想睡都睡不成,機會送到你面前,你竟然還能擺手不要?你哪怕談兩天再分呢?」
我直言:「也沒有他喜歡我,我就要答應在一起的道理吧。」
「那倒也是。」閨蜜瞬間倒戈。
我和她倚在保姆車后座,互相依靠着對方。
她突然好奇:「你初一到底怎麼樣的?」
具體怎樣我也忘了,只記得那時起床覺得滿世界的花都是為我綻放的。
我舉個淺顯的例子:「那時候,老師讓我們上台做自我介紹,我說的是——」
我深吸一口氣,忍住腳趾摳地的尷尬,努力還原:「大家好,我叫周茉。我相信你們都會喜歡我,畢竟,有誰是不喜歡周末的呢。」
「哈哈哈哈!」閨蜜笑到顫抖,還在我肩上捶了一拳,「真有你的。」
憶起青蔥歲月,我也很感慨。
閨蜜噘嘴:「真想認識認識,肯定很好玩。哪像我剛認識你的時候,死氣沉沉的,一點都不好玩。」
結識孟煙在我狀況最不好的那年,確實說得上是死氣沉沉。
但我和她還是成為了好友。
大概是因為我和她小名都叫「momo」吧,她自信大方樂觀積極,很像過去的我。
和過去的自己做朋友,是一種很新奇的體驗。
我將頭靠在她的肩,依偎着說:「墨墨,幸好有你。」
閨蜜一點不感動,抖了抖手臂雞皮疙瘩,說:「別肉麻了,你到了,趕緊下車。」
我高貴冷艷「哼」一聲:「下車就下車。」
本以為事情就這樣完美收官,不料我實在低估了梁硯舟的影響力。
原來他出門是會有狗仔跟拍的。
那晚,一條新聞火速躥上熱搜。
「影帝戀情石錘?梁硯舟孟煙保姆車兩小時私會。」
閨蜜截圖前來興師問罪:「我第二次替你背鍋了哦。」
我實在沒轍了,只能激情許諾:「放心,絕沒有第三次!」
9

《海王要追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