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 連載中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

來源:google 作者:花兒總會凋零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周明 穿越重生 花兒總會凋零

主人公周明意外穿越到三國,開局拜在了司馬徽門下,成了卧龍鳳雛的師弟諸葛亮:「師弟,這些事,你把握不住的,讓師兄來」龐統:「師弟,你怎麼老愛做這些小玩意兒啊?」主人公周明與自己的師兄們相愛相殺就此在三國拉開了序幕……展開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章節試讀:

周明沒有否定,也沒有承認。對蔡邕說道: "伯父,接下來的洛陽恐怕會是多事之秋啊。百姓都在掙扎的生活着,戰爭有可能會隨時到來!」

蔡邕沉思了一會兒說道: "我可以為你引見,但現在宮裡都是袁家的眼線,恐怕私底下里見不了。」

蔡邕也是個聰明人,從周明的說法,可以看出,是想單獨見見何皇后和陛下的。

周明想了想,說道: "伯父不必擔憂,不出一天,袁家就會自亂陣腳。」

「到時候還得麻煩伯父安排一下了!」,周明拱手說道。

蔡邕擺擺手, "無妨,小事而已,你肯出仕也是一件對漢朝的好事。」

周明從蔡府出來時,由蔡文姬相送。

主要是他想讓蔡文姬送啊,可不想讓蔡老頭送他,這樣還能跟才女有點兒空間嘛。

"天下第一才女,蔡文姬,不愧是有着美貌和才氣並存的美人啊!」,周明看着旁邊淑女范的蔡文姬,忍不住調笑了一番。

蔡文姬也沒有惱怒,看着周明,慢悠悠的說道: "公子的文才才是真的高,小女子可不敢在公子面前稱才!」

周明看着這面前的蔡文姬,哎呀,真心動了,這小嘴,這大眼睛,讓人忍不住想親一口啊。

周明趕緊扭過了頭,再看下去,還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控制的得了這小姑娘長的太好看,氣質也絕倫,以後絕對是典型的賢妻良母啊!

"姑娘就不用送了,接下來周明就先行告退了。今天終見姑娘,有一首詩想送給你。」,周明拱了拱手說道。

蔡文姬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看着周明,還有點兒小興奮。

"雲想衣裳花想容,

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群玉山頭見,

會向瑤台月下逢。」

白哥,對不住了,但我覺得只有你這首詩才能配的上如此的情景。

對面的蔡文姬現在小臉通紅通紅的,他在誇我猶如仙境的仙女一樣嘛?從小到大,還沒有人這樣誇過自己呢。內心小鹿亂撞,手指緊緊的捏着裙角,不知道如何開口。

周明嘴角含笑,帶着典韋瀟洒離去。開玩笑,白哥的詩,泡妞還不簡單?

當周明回到客棧時,傅肜已經回來了,他現在就等明天蔡邕的引見了。

袁府,袁愧,坐在上首的位置,憤怒的拍打着桌椅, "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下首的袁紹和袁術都一臉無奈,不知道哪個挨千刀的傳出他們袁家要準備逼宮的,主要是丁原這棒槌還信了,嚇得丁原都直接帶兵保衛着皇宮了。

而袁紹無奈之下只能暫時把宮禁的士兵交給他的小弟,曹孟德統領了。

如今他們袁府直接把大門都關閉了,謠言越傳越離譜,讓他們都不得不選擇了暫時的沉寂。

"叔父,依侄兒來看,這是有人怕咱們成為下一個何進啊!」,袁紹拱手說道。

袁術不屑的說道: "傻子都能看清楚,這還用你說?」

袁紹一時有點兒語喧,攥了攥拳頭,沒有再說話。

上座的袁瑰擺擺手說道: "你們別吵了,先把各自手裡的兵權交出去,讓丁原放鬆。咱們還養着一兩千的家丁,也不怕什麼,等過幾天董卓進京了,他丁原還不得求着跟咱們合作?」

袁紹和袁術同時拱手答應。

第二天,一個蔡府的家丁來告訴周明,說陛下和皇后要見他。

收拾妥當後就帶着典韋出門了,在皇宮外遇到蔡邕後,兩人交談了幾句後就被一個太監引見了進去。

因為袁紹和袁術大肆屠戮太監,如今宮裡就剩下一兩個伺候太后和皇上起居的太監了。

周明一路上看了過來,這皇宮修的還挺氣派,就是人有點兒少啊,看來上回宮變,死了很多人啊。

就在周明打量四處時,一隊士兵走了過來。典韋趕緊護在周明身前。

一個個子矮小,留着鬍子,臉有點兒黑的男子,穿着一身鎧甲,對着蔡邕行禮道: "蔡伯父,你今天是要入宮見陛下嗎?」

蔡邕回禮道: "是啊,孟德。陛下他那裡有些書籍,讓我去抄錄一番。今天怎麼是你值崗?袁校尉呢?」

曹操臉色有點兒不自然的說道, "袁校尉身體不適,今天就由我帶隊了。」

蔡邕也沒再多問,就帶着周明和典韋走了進去。這點兒面子,曹操還是給蔡邕給的。

"曹校尉,你在看什麼?」,一個士兵有點兒疑惑的看着曹操。

曹操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帶隊離開了。剛才那個小孩兒自己也沒有見過,為什麼看到那個小孩兒有種不一樣的感覺呢?

大殿中,周明看着坐在上面只有十三歲的劉辮,內心感慨萬千。就這樣的年齡,很多人卻把他批判的狗血淋頭。自己十三歲還不知道在哪兒談着戀愛呢,人家都在想着怎麼活下去。最後的慷慨之言,讓人側目啊,無愧於帝王之子。

"周明拜見陛下!太后!」

雖然心裏很敬佩他,可不代表就會給他下跪。

劉辮看着底下比自己還要小的周明,內心無比失落,大漢王朝竟然淪落到要請教一個孩子了嗎?

"愛卿平身吧,朕聽說你是水鏡先生極為推薦的人,不知道你對現如今的大漢王朝怎麼看?」,劉辮頭戴冕板說道。

他頭上冠冕的形式是前作園形,後為方形,後面比前高一寸,前傾斜之勢,以白珠為旒,十二旒一旒不少。

周明直起身看着劉辮,其身後有一道白玉帘子,裏面朦朦朧朧的有一個女人,二十幾歲的樣子,身形雍容華貴,就是臉看不清。

"煙籠寒水月籠沙,

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國恨,

隔江猶唱**花。」

一句詩,讓對面高座上的劉辮和珠簾後面的女人同時站了起來。

"大膽,你怎敢直言我大漢王朝滅亡?」,帘子後面的女人厲喝道。

就連旁邊的蔡邕都為之側目,這周明膽子也太大了吧,怎麼什麼都敢說啊!

"難道小人說錯了嗎?如今這洛陽城內何大將軍與室官同歸於盡,請問太后可知董卓的兵馬已經在來洛陽的路上?

最多三五日即可趕到,那時的洛陽,又是誰來做主?這天下名義上是大漢王朝,可十三州,哪一個州沒有獨立的兵馬?這樣的大漢王朝離滅亡還遠嗎?

你們深居宮闈,可知天下百姓的痛苦,靈帝在世時,為何會爆發黃巾起義?你們只會認為那只是被人煽動了百姓,可如果百姓生活的很好,有口飯吃,誰跟你去造反?

你們現在連這道宮牆都出不去,談何而來的大漢王朝?如今大漢王朝之所以還存在着,那是因為還有很多有志之士在維護,這個朝代最後的尊嚴!」

一句話讓太后啞口無言,如果不是她的貪婪,大漢王朝的天下不會崩潰的如此之快。一個外戚就想着掌權,那你得有那個資本啊。

有野心,沒實力的女人,誰都壓不住,只會靠自己的哥哥,結果呢,到頭來還不如靠自己。真把那些世家當飯桶?沒有世家支持,還想掌權?

劉辮此時心裏感受卻不一樣,快步走到周明面前行禮道: "還請先生教我,如何挽救大漢王朝。先生有任何的要求我都可以答應!」

周明看着面前的小年輕,可以看得出來,他很想挽救這個朝廷啊!下意識的連朕都不再稱呼了,可以看的出來他內心的焦慮。

周明行禮作揖道: "陛下,天命如此啊,如果沒有那場黃巾之亂,沒有自治的旨意,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如今我即使幫陛下趕走一切的豺狼虎豹,可大漢王朝的腐朽已經把內部銷毀一空了。

就如一個房子的主梁,內部都被白蟻粉碎一空了,獨木難支啊!」

轟隆

劉辮感覺天都塌下來了,連一個孩子都能明白的道理,他怎麼會不知道。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淚嘩嘩的往下流,嘴裏不斷的念叨着: "難道真的是天要亡我大漢王朝嗎?」

周明嘆了口氣,無奈的搖了搖。繼續說道: "陛下,如今你們最好離開這裡,去穎川吧。一路上發出沼書,誰若膽敢阻攔,各地藩王都有義務就地珠殺!在那裡,有一位衷心於漢的人!你得他,或許這大漢王朝還有那麼一線生機!」

還沒等劉辮說話,珠簾後面的何太后直接大吼道: "不行,如果我們離開這裡,半路上萬一遇到危險呢?」

周明無語極了,這個豬腦袋女人,你也不想想,你們一個皇帝,一個太后,自願出行,詔書一發,誰敢阻攔?你以為你是被人挾持住了,其餘人找借口劫持你們嗎?詔書在前,誰敢碰你們這兩個燙手山芋?

"去不去都隨你們,這只是我提的建議。」,周明也不打算給他們面子了,都什麼時候了,火燒眉毛了,還計較那麼多幹什麼。

"你!」,太后氣憤的冷哼了一聲,又坐回了自己的王座上。

周明也懶得搭理這種又蠢,心又毒的女人。沒有兵權的皇族,那就是跟個再普通的人一樣了。

周明直接看着劉辮說道: "如果陛下不出行,那就只能拒守洛陽了。丁原手裡還有兵馬,還有大將軍何進留下來的兵馬,以及各大世家的私兵。

但我估計沒有世家會出力的,唯一的辦法就是讓曹校尉在董卓進京前,掌控大將軍留下來的兵馬。和丁原一起拒守洛陽,這樣即使董卓進京也暫時不敢亂來。

可這終究只是暫時的方法,等董卓的西涼兵馬一到,一切都沒有了……」

劉辮從地上爬了起來說道: "如果到了那個時候怎麼辦?還請先生教我!」

周明搖了搖頭, "回天乏力……幾十萬的西涼兵馬入京,誰擋得住啊!」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