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逆天仙王
逆天仙王 連載中

逆天仙王

來源:google 作者:秦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明 阮玉離

【changdu】等到阮玉離身體的起伏漸漸平息,秦明取出九根銀針,刺入阮玉離的身體的九處大穴「啊」身旁的丫頭夢兒看到這一幕,險些驚呼出聲,小手將嘴巴捂住「百會頂封,鼓漱三十六,引體精氣,左右敲玉枕」「引靈池...展開

《逆天仙王》章節試讀:


在武陵城東南側五十里處,有一座大山,名為青芒山。

高數百丈,綿延千里,古木參天,大岳磅礴!

其內,天地元氣充沛,鍾天地之靈秀,集日月之精華。

如此宏偉壯麗的一座靈山福地,原本可以作為許多宗派的立派之基,然而卻僅僅只是流雲宗的一處分院而已。

流雲宗,玄星王國七大宗派之一,雄據八方,武陵城亦在其勢力範圍之下。

傳聞,武陵城主想拜見流雲分院的院主,都需要提前三天通稟,執弟子禮,而且未必能夠見得到。

由此可見,流雲宗的地位之尊崇!

今日,便是流雲宗大開山門之日!向天下各地招收弟子!

剛一大清早,武陵城的諸多年輕子弟,便已浩浩蕩蕩,來到了青芒山之前。

青芒山上,有一條三丈來寬的石階,連通山腳與山頂。

石階古樸,歷經悠久的歲月,有如一條通天之路,插入山頂雲霧中,深不可測。

石階前,站着兩名弟子,身穿玄色長袍,綉有一朵縹緲白雲。

這正是流雲宗標誌的縹緲雲袍,表明這兩個人身份乃是流雲宗的弟子!

他們臉色淡然,只是站在那裡,就散發出凜然不可侵犯的氣勢。

面對這兩名流雲宗的弟子,即使是武陵城中最狂妄自傲的天才,也絲毫不敢造次。

所有人屏住呼吸,駐足於石階前,靜靜地等待着入門考核開始。

就在這時,從石階之頂,緩緩走出一名老者來,龍行虎步,散發出如淵如海的氣息。

「好可怕!」眾人心中一凜,看着這名老者,就如同看到一位神靈,面帶景仰之色。

老者便是這座青芒山分院的院長,孔赤霄!

「想成為我流雲宗弟子,須先登天路!若連這一條天路都登不上,那便沒有資格參加流雲宗的入門考核!」

老者的聲音宏亮,從山頂傳下來。

隨即,他盤膝坐于山頂的一塊巨石之上,散發出浩浩蕩蕩的威壓。

若有人登上石階,便會受到孔赤霄威壓的影響,而難以寸進!

這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眾人皆是猶豫,不敢上前,沒有人願意當第一個出頭鳥。

「想要參加入門考核的,還不快速速登山?我只等一個時辰,時間一過,余者皆視為自動棄權!」孔赤霄說道。

看到這位老者似乎有不滿之意,眾人頓時心中一急。

當即,便有一批人站出,沿着石階開始登山。

才剛剛踏上第一層石階,他們就感覺有一股強大的威壓,沉沉地壓在身體上,有如背負巨石。

那些體虛氣弱的、實力不夠強的、根骨不強健的,皆被這股威壓給刷了下去。

剩下的,便是精英。

當然,就算能夠抗得住威壓,也不代表你通過了。

因為,你還要從山腳走到山頂上,這是一段漫長的旅程。

平時沒有經過刻苦鍛煉的人,或者是以資源丹藥堆上去的修為,就算短時間內能夠扛得住威壓,也難以支撐這麼長時間的消耗。

這是實打實的考驗,絲毫做不得假!

第一批登山之人,總共上百位,最終就只剩下十幾人,成功地登上了山頂。

「果然不愧是玄星王國七大宗派之一,單單這個關卡,便要刷去大部分人數。」阮家主嘆道。

「要求高得嚇人啊!幸好我們早有準備!」阮玉離臉色輕鬆。

在阮玉離的旁邊,還站着一位青年,劍眉星目,面如冠玉,臉上帶着溫和的笑容。

他看向阮玉離的目光,充滿了愛意。

「玉離妹妹,這一次的考核,肯定沒問題的。以你的實力與資質,說不定能夠成為流雲宗的內門弟子。」

這個青年,名叫朱錦,是武陵城第一世家朱家的天才子弟。

剛好在這裡遇到阮玉離,一時之間驚為天人。

阮玉離嘴角不禁勾起一絲弧度,嬌媚一笑:「到時,我們兩個一起考入流雲宗,也好有個照應。」

「好!好!」朱錦頓時神色喜悅,被阮玉離迷得神魂顛倒。

就在這時,有人急匆匆走了過來,跑到阮家主的旁邊,低聲道:「老爺,大事不好了。」

「阿福,發生了什麼事,慌慌張張的。」阮家主眉頭一皺。

「阮府剛剛傳來消息,秦明那小子跑了!」管家阿福說道。

「什麼?」阮家主瞬間變了臉色,「怎麼回事,以李維加上一群護衛的實力,還搞不定一個廢物秦明?」

「我們也不清楚啊,等發現之時,就看到院子裏面有幾具屍體,李維已被人所殺。」

「難道是別人救走了秦明不成?」阮家主心中驚疑。

以秦明這個廢物的實力,是絕不可能打得贏李維的。至於秦明身邊的那個小丫頭,也只是外煉四重而已。

除非,有外人出手才行!

「父親放心,我已留下了後手,秦明必死無疑。」阮玉離胸有成竹地說道。

「什麼後手?」

「我的侍女晴兒!」

「晴兒姑娘啊她也死了。」阿福說道。

「什麼?晴兒也死了?」阮玉離的臉色頓時變得非常難看。

「是的,聽說臉都被打爛了,哀嚎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斷氣,老慘了。」

「豈有此理,秦明敢殺我侍女!」阮玉離眼中閃過一絲殺氣。

「那老爺,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要全城搜捕嗎?」阿福問道。

「暫時先把這件事情壓下來,等流雲宗入門考核完成之後,再計較不遲。」阮家主說道。

入流雲宗,才是頭等的大事。

別的事情,都可以暫時放在一邊。

「等考核結束之後,我會親自殺了秦明!」阮玉離殺機凜然地說道。

「玉離妹妹,發生了什麼事?」旁邊的朱錦,聽得一頭霧水。

阮玉離立即變臉,嫣然一笑,說道:「不算什麼大事,就是有個恩將仇報之人,偷了我阮家的功法,還打死了好幾個人。」

「世間竟有如此可惡之人!若是被我遇到,定要叫他好看!」朱錦義憤填膺地說道。

「到時還請朱家幫襯一下,全城搜捕這位賊人!」阮玉離露出楚楚可憐的神色。

朱錦哪裡受得了這般嬌弱的模樣,色授魂與,連忙應承下來:「玉離妹妹儘管放心,以我朱家在武陵城的勢力,那傢伙絕對逃不了的!」

「玉離,趕緊登山吧,別錯過了時間!」阮家主在旁邊催促道。

「父親莫急,登山不難。」阮玉離淡淡一笑。

她臉上露出自信的神色,越眾而出,如同一頭高傲的白天鵝。

長發飄舞,容顏絕美,頓時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武陵城四大美女之人,阮玉離!」眾人雙眼發光。

「不僅容貌出色,更是天賦無雙!」

「嘖嘖,簡直就是天之驕女,我若能一親芳澤,死也值了。」

阮玉離聽着周圍無數人的讚美,嘴角勾起一絲弧度,身姿輕盈,緩緩走到石階之前,抬腳邁了上去。

頓時,一股強大的壓力傳來。

阮玉離的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金光,有如天上的神女,將這一股威壓扛下。

「果然不難!亘古金身訣可以輕易抵擋!」她臉上露出輕鬆之色。

阮玉離的步伐優美,一步一步,穩定地往山上走,絲毫沒有像別人的狼狽模樣。

從山腳到山頂,很快便走完了。只用了一百多個呼吸的時間!

當然,等她到走到山頂之時,也感覺到有些疲憊,氣喘吁吁,額頭冒汗,顯然並不太輕鬆。

「成功了!」阮家主臉上露出喜色。

「只用了一百多個呼吸!這速度好快啊!」眾人紛紛驚嘆!

「這是目前為止,最快的速度了吧?」

「阮家小姐,果然不愧是天才少女,就是厲害啊!」

阮玉離站在山頂,聽着眾人的稱讚,俯視眾生,頗有一種飄飄欲仙之感。

「玉離妹妹表現這麼好,我亦不能輸給她!」朱錦微微一笑,也隨之踏上了石階。

他身上寶光爆發,氣血滔天,有如洪爐。

扛住壓力,以極快的速度往上狂奔,到半山腰處才緩下來。

「好強的爆發力!十幾個呼吸奔到半山腰,可惜不能持久!」眾人嘖嘖稱奇。

或許是前面的爆發用了太多的力量,後半程有些乏力。

朱錦臉色發白,使出吃奶的力氣才登上山頂,也用了一百多個呼吸的時間。

坐在旁邊巨石上的孔赤霄,不禁眉頭一皺,覺得這年輕人太過於莽撞,急於表現自己,以致於差點敗在後半程。

「心性不夠成熟,還需要打磨。」孔赤霄心中下了一個評語。

隨着時間的推移,山腳下的人越來越少,前來考核的選手大多都已經嘗試了一遍。

山頂上,成功地闖過這第一關登天路的,總共有一百多位。

「一個時辰將過,還有人嗎?」孔赤霄坐在巨石上問道,聲音浩浩蕩蕩,傳遍山腳下。

等待良久,見到沒有人回應,他便準備收起威壓,結束這一次的考核。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道聲音:「慢着!」

遠處,一道身影迅速衝來,出現在視線內,片刻間來到青芒山腳下。

「終於趕上了!」秦明不禁鬆了一口氣。

「是你!」阮家主瞳孔一縮。

「阮老賊,你沒想到吧,我還沒有死!」秦明咧開嘴,森然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逆天仙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