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女公主定天下
農女公主定天下 連載中

農女公主定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鳳夏棲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寧煜楊 石小萍

驚才絕艷的高級建築工程師,一朝穿越成為了南疆石林村的小丑婦?父親過世早,繼母虐待的野種?不僅僅如此,臉上有疤,雙腿殘疾人生唯一看得過眼的就是,有個絕世驚艷的夫君和一對雙胞胎萌娃?所有人都以為這小丑婦得死透時,卻不想人家憑藉一雙手,打造出一座座奇怪的房子發家致富?戰亂爆發,這小丑婦更是和自己的夫君並肩作戰,平定南疆戰亂!眾人:說好的疤丑,雙腿殘疾,且人生死透的小丑婦呢?怎麼一轉眼就是絕世驚艷,且風華絕代的定國公主呢?展開

《農女公主定天下》章節試讀:

很快,飯菜呈上來了。不得不承認,寧煜楊的手藝也是極好的。簡單的食材,做出的飯菜是色香味俱全。剛吃完一碗飯後,楚念可便想起身。可無奈的是,她忘了她現在坐着輪椅。天啊,這對於一個整天全國飛的設計師來說,簡直是折磨。或許是看出了她的尷尬,坐在她旁邊的寧煜楊接過她的飯碗再乘了一碗:「難得看你肯多吃點。」這般細節暖心的舉動讓楚念可微微心動了。人長得帥,又貼心,這簡直是二十四孝好老公啊。當然,要是有八塊腹肌那就更加完美了。就在楚念可天馬行空的亂想時,飯碗已經乘了她面前。寧煜楊伸手揉了揉她的頭:「慢慢吃。我給你燒水洗澡。」說完,他就起身來到了屋子旁邊的側屋。對,那裡就是洗澡的地方。提到洗澡的問題,楚念可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腿。天啊,這個尷尬的問題得如何解決?而後,她想起原主洗澡時,都是寧煜楊抱着她坐入浴桶內。頓時,她臉頰飛紅。唉呀媽呀,這也太尷尬了吧。很快,她就將飯菜吃完了。與此同時,寧煜楊也走進屋內替她推着輪椅走出側屋。這一路上,楚念可都激動不已微微有點害羞。進入屋內,寧煜楊給她放好了洗澡水。緊接着來到了她面前,而楚念可看着面前人高馬大的寧煜楊,臉上燥熱不已。卻不料,他蹲在自己面前,拿過旁邊凳子上放着的草藥。將已經碾碎的草藥放在一塊布料上,而後將草藥包裹起來。緊接着輕輕覆蓋在她臉上的傷疤處:「燙嗎?」噴熱的呼吸傳來,楚念可紅了臉。臉頰處傳來溫熱,鼻息間充斥着男子的氣息:「不燙。」寧煜楊點點頭:「那就好。」大約一盞茶後,楚念可感覺到臉頰的藥包溫度降下來後。只見他起身將藥包扔到旁邊的桶內,緊接着將她抱起來輕輕放到浴桶內。然後又在旁邊放置好了浴巾,囑咐道:「東西我給你放好了,你要是洗完了就叫我。」「哦好。」本以為會發生點什麼的楚念可為自己**的思想鄙夷。等到寧煜楊出去了以後,她將身上的衣物一一脫下來。雖然原主雙腿有疾,可是脫一下衣服還是可以的。不得不說,這古代衣服的布料就是好。輕薄卻又保暖,簡直是完美。將脫好的衣服放置一旁,溫熱的水縈繞全身。頓時,舒服的感覺傳遍全身。可就在她享受時,一道糯糯的聲音傳來:「娘親。」睜開眼就看見寧羽站在浴桶旁看着自己,嚇得楚念可立刻拿着浴巾蓋住胸部:「你進來幹嘛?」小小的腦子大大的疑惑,難道這娃還有偷窺別人的癖好?只見寧羽見機後解釋道:「娘親,羽兒來替你放水。請問娘親,你洗好了嗎?」頓時,楚念可更加疑惑了。放水?這是什麼神仙操作:「呃,洗好了。」只見在她疑惑的眼神中,寧羽拿着刀子來到了一個浴桶處。隨後,小心的戳破一個地方。很快,水飛快的流出來露出了楚念可白花花的身影。坐在浴桶的楚念可被這神仙操作驚呆了,天啊。還有這樣的操作?這不是純屬浪費浴桶嗎?「娘親,你可以穿衣服了。」緊接着將旁邊乾淨的衣物捧在手裡,雙手遞給她。還沒回過神的楚念可完全被這操作驚呆了好吧!天啊,天底下還有這樣的洗澡方式。洗一次就戳破一次浴桶,這不是純屬浪費?隨後,她搖搖頭接過衣物,在浴桶中穿戴完畢。頓時,身上的疲憊感降下去了不少。看到楚念可穿戴完畢後,寧羽趕緊道:「娘親,我去叫爹爹。」說完不等她回話,趕緊溜煙跑了。很快,寧煜楊走了進來。看着滿地的水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拿過旁邊的拖把拖乾淨。「不是,為什麼要叫羽兒把浴桶戳破啊?這不是純屬浪費錢嗎?一個浴桶很貴的吧?」楚念可忍不住開口問道。聽言,寧煜楊疑惑的看向她:「可兒,是你自己要求的,你忘了嗎?」頓時,楚念可眼角抽了抽。是了,這是那個性格孤僻的原主可以干出來的事。對她來說,她極度不喜歡人接觸。更何況在洗澡的時候,與人親密接觸呢。「行吧,下次不用這樣浪費。」楚念可沒有注意到她說這話的時候,寧煜楊奇怪的眼神。將地拖乾淨後,她把浴桶里的楚念可抱起來放在椅子上。緊接着,將一張狐狸皮蓋在雙腿處:「快入冬了,這是我打獵的狐狸。在鎮上託人做了個狐狸皮給你,日後在家中就不會如今日那般冷了。」楚念可伸手摸了摸狐狸皮,眼裡充滿了驚嘆。天啊,狐狸這種動物可是極為難得的啊。然而這個她名義上的老公,卻給她打了一個狐狸皮給她?我去,我去!誰說窮的男生不能嫁?像這種長得帥,人貼心,而且還不嫌棄自己的,簡直是打着燈籠都找不到啊!「謝謝煜楊。」楚念可摸了摸自己的頭。這是她不好意思時,下意識的動作。被感謝的寧煜楊抬起頭,看着她可愛的動作輕笑一聲:「嗯,這是我作為你丈夫應該做的。你沒有虐待我的兩個孩子,不嫌棄的跟着我應該是我感謝你。可兒,我會永遠保護你的。」突如其來的表白讓楚念可驚訝的愣在原地,可仔細看他的眼神,卻並沒有發現任何的愛意。她知道,對他來說,她更多是責任而不是愛。楚念可認真的點點頭:「嗯,好,我相信你。」看着她不同往日的樣子,寧煜楊揉了揉她的腦袋什麼都沒說。隨後起身,推着她的輪椅走出側屋:「這草藥在敷個一個月左右,疤痕就可以完全消除了。至於你的腿疾,大抵還需要兩個多月,那時候你就可以完完全全成為全新的自己了。」「嗯,好。」聽着他的話語,楚念可自己都有些期待站起來了。

《農女公主定天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