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相思與君
相思與君 連載中

相思與君

來源:google 作者:沈喬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喬念 沈子媛 現代言情

【changdu】沈喬念冷笑着開口:「三年前你說沈家給了我生命,我理應為沈家犧牲,嫁去陸家現在又拿命來換東西,怎麼,你生我的時候給了我兩條命?」「你……!」汪芸一噎,沒想到沈喬念敢狡辯而陸久辭聽到犧牲二字,心...展開

《相思與君》章節試讀:


「我媽沒懷疑?」

「我是無意中透露給老夫人,老夫人這才去醫院把少夫人帶回來了。」

「嗯。」

陸久辭掛了電話。

她那雙手為了給他按腿已經微微變形,他怎麼忍心再讓她去照顧沈子媛?

她為了他吃了太多苦,他不能自私得把她囚困身邊。

該放手了。

有程似錦撐腰,沈喬念不用去醫院看沈子媛擺架子,留在店裡專心做定製。

雲姐改了十幾版,最終確定以江南水鄉為主題,將溫婉簡約的江南圖復刻在旗袍上。

客戶暫且滿意,想先看成品。

這就很麻煩,如果到時候效果不理想,還得推倒重來。

「小念,這次麻煩你了。」

「沒事,就當練手了。」

沈喬念支起撐子,在緞面上打底。

湘繡通過變換不同顏色和質地的線,精細展現每一個細節,達到栩栩如生的效果。

沈喬念在江南待過幾年,再加上她對顏色敏感,也能自己調色配線,所以繡起來沒那麼棘手。

旗袍在紙上看不出什麼,可做出來一角就足以讓人眼前一亮,就連雲姐都讚不絕口。

「小念啊,你對色彩的把控太精確了,就連做湘繡也這麼厲害!」

「也?小念不是做湘繡的?」劉夢擰眉反問。

雲姐笑了笑,沒多說什麼。

劉夢不禁好奇沈喬念最拿手的是什麼,會不會更加驚艷絕倫。

沈喬念連軸忙了半個月,沒等來陸久辭的離婚協議,倒是把沈子媛等來了。

劉夢看到沈子媛的臉,誒了一聲,「小念,這位女士跟你長得好像啊!」

沈喬念抬起頭。

沈子媛穿着貂皮大衣站在店裡,長捲髮擋住臉上傷疤,妝容精緻,看起來更加幹練。

沈喬念挑了挑眉。

看的出陸久辭精心照顧了,這麼快就恢復了。

沈子媛看到沈喬念也在,暗罵晦氣,敷衍得笑了笑:「原來姐姐在這工作啊。」

劉夢恍然大悟。

原來是姐妹倆,怪不得這麼像,就是氣質不一樣。

沈喬念沉靜淡然,看似冷冰冰,但其實就像一汪溫泉,總能恰到好處得給予溫暖。

而妹妹更強勢一些,看起來不太好惹。

沈子媛剛出院不久,聽說程似錦喜歡旗袍就來了綉坊。

她在店裡看上幾件衣服。

可沈喬念在,她總覺得這店土裡土氣的,穿出去也得叫人笑掉大牙。

沈子媛越想越不自在,感覺多呆一會身上都能沾上虱子。

畢竟沈喬念從鄉下來的,身上不知道帶了什麼髒東西呢!

恰好,她手機響了。

沈子媛藉機離開,也沒看是誰的電話就接了。

「媛媛,我想你了。」

沈子媛一聽姜維的公鴨嗓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心裏更是晦氣。

「媛媛,你回國一個多月了,什麼時候回來陪我?」

沈子媛不耐煩回答:「催什麼催,我去哪還用向你報備嗎?」

對面沉默了兩秒,突然笑了:「我覺得監獄更適合媛媛。」

「姜維!」沈子媛咬牙低喝。

「怎麼了寶貝,想我了嗎?」

沈子媛覺得姜維就是個瘋子!

可她有把柄落在姜維手裡,只好忍着噁心放軟聲音:「我三年沒回國,我爸也想我,不能多住些日子嗎?」

「可以,記得每天跟我說想你。」

沈子媛一刻不停得掛了電話。

她必須要甩掉這個瘋子!

所以她得先除掉沈喬念這顆絆腳石!

沈子媛餘光瞥見宋硯進了店裡,還跟沈喬念有說有笑的,她眯起眸子。

她剛回國,人脈沒積攢起來。

但李家勢力龐大,養出了任性又霸道的李小滿。

李小滿喜歡宋硯,絕對不會允許宋硯跟沈喬念打情罵俏。

她正好可以利用李家來收拾瀋喬念!

不過倒是大材小用了!

沈子媛勾了勾唇,打給李小滿,「小滿出來逛街吧,我在綉坊等你。」

說完,她又回店裡,挑衣服等李小滿。

「小念,披肩修好了?」鄭夫人進門就迫不及待走向工作台。

沈喬念把宋硯趕去後面玩遊戲,將披肩拿給鄭夫人。

披肩主要問題是磨毛脫線。

脫線部分她調好絲線顏色接上去,再用清代湘繡綉法給補好。

而磨毛就需要分區處理。

起毛輕的修剪去毛,嚴重的就需要剪掉重新接線再綉。

這是個細緻活,稍有不修剪多了可能就會毀了一副作品。

好在她從小做刺繡,能坐得住也能沉得下心。

鄭夫人摸着披肩,上面沒有一點起毛,光滑又順暢。

而且去掉磨毛,綉面顏色圖案更加清晰,和之前是天壤之別!

「小念,你這手藝真神了!哎呀,我都想不出詞誇你了。」

原以為沈喬念有絕對色感就已經夠厲害了,沒想到修補手藝也這麼絕!

沈喬念盈盈一笑:「鄭夫人滿意就好。」

鄭夫人哪能不滿意,拉着沈喬念的手又一頓彩虹屁。

把沈子媛都聽煩了。

補個補丁有什麼好神氣的!

鄉下人才補了再補,這活還真是適合土包子!

沈子媛翻了個白眼,苦口婆心得勸沈喬念:「姐姐,要是久辭哥不給你錢花,你可以跟我說,我去幫你要,何苦出來做這樣的工作?」

沈喬念這才發現沈子媛還在。

不過瞧着沈子媛眼底的蔑視,她輕嗤一聲:「你在綉坊說這話,不怕出門挨打?」

「就是,我們小念是手藝人,看不起誰呢?」鄭夫人現在可是沈喬念的鐵粉頭子,聽不得別人說沈喬念一個不字!

沈子媛一臉心疼,「姐姐好歹是沈家女兒,家裡不缺你吃不缺你喝,何苦做這樣辛苦的工作,還賺不了多少錢?這樣吧,我給你錢,你跟我回家。」

鄭夫人看明白了,這女人想拿錢羞辱她家小念!

哼,就憑她?

鄭夫人擋在沈喬念面前,把修好的披肩亮出來,「你姐是我的專屬修補師,想帶她走,行啊,先把修好的披肩買了吧。」

沈子媛不屑勾唇。

一個披肩,沈喬念修過又怎樣?

還能價值連城?

她今天不高興,就想羞辱沈喬念逗個悶。

鄭夫人招呼劉夢:「小劉來幫我收兩百萬。」

「兩百萬?」沈子媛瞬間拉下臉。

就一個破披肩?

瘋了吧!

鄭夫人搖頭嘖了一聲,「兩百萬就不行了?小念,你妹妹對你也不行啊!」

她拉起沈喬念的手,沖她眨眨眼,「我家有錢的,跟我回家吧!」

沈喬念挺喜歡鄭夫人的爽朗勁,她笑着配合鄭夫人,「好啊,正好我有媽跟沒媽一樣,妹妹也腦子不好。」

店裡客人紛紛打量着沈子媛,都在看熱鬧。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沈子媛不能讓自己下不來台,只好咬着牙冷喝:「不就兩百萬?我買!」

沈喬念蹙起眉。

披肩是老物件,品質也不錯,鄭夫人不缺錢,這披肩更適合收藏。

鄭夫人彎腰沖沈喬念挑眉,「小念,信不信這披肩我能讓她怎麼買的怎麼吐出來,錢還一分不少得花!」

這倒把沈喬念的好奇心勾起來了。

她也想知道鄭夫人會怎麼收拾瀋子媛。


《相思與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