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協議結婚後,紀少他總想假戲真做
協議結婚後,紀少他總想假戲真做 連載中

協議結婚後,紀少他總想假戲真做

來源:google 作者:松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姜 現代言情 紀淮霆

她是惡跡斑斑的女囚犯,他是帝都最矜貴的總裁她在窮途末路的時候遇見了他雙方一拍即合各取所需本以為是拿錢結婚做假戲,誰曾想他認定是她殺了自己親人於是,她夢想彈鋼琴,他斷指她想生下孩子,他命人強行墮胎三年的折磨她徹底死心選擇跳江,可他卻瘋了無意中來到平行時空,發現她早就成為了聞名世界的鋼琴家這次換他單膝跪在她面前,目光乞憐:「姜姜,你教教我,到底什麼是愛,好嗎?」展開

《協議結婚後,紀少他總想假戲真做》章節試讀:

第四樂章,整體大氣恢宏,本以為她會演奏一些輕快歡樂地樂曲。還真是小看她了。直到最後一個鍵按下,江姜緩緩睜開眼,額上有了細汗。再看鋼琴上,全是血跡。但沒關係,這說明她還能演奏!「太好了……」江姜不自覺的低喃了一句。「嘖,都搞髒了。」紀淮霆忽然站在她背後開口。冷不丁的嚇她一跳。江姜看着滲血的手指,拿起紗布簡單包紮好沒搭理他的話。冷漠的態度徹底惹怒了男人。「又啞了嗎?剛才對爺爺獻媚拍馬屁,這會兒裝什麼清高?」紀淮霆很不滿江姜對他的態度。以往那個女人不是貼着他,憑什麼她就跟個刺一樣。江姜懶得跟他辯論,繞過他直直去了卧室。但紀淮霆不依不饒,掐住她的後勁把人拽到自己眼前,看了看她的身段才滿意的說道:「晚上陪我去參加個酒局。」「不去。」江姜想都沒想直言拒絕。「你有拒絕的餘地?要是不去,我也不是不可以再斷你一根手指,到時候徹底讓你彈不了琴。」紀淮霆嘴邊掛着笑,在江姜看來就是邪佞瘋子。「好了,去挑衣服吧。」他鬆開女人,把她推進衣帽間,裏面是剛準備好的各種高奢禮服。江姜眼神亮了亮,那個女孩子不夢想有換不完的衣服鞋子呢?最主要的是,她想穿着好看的禮服在最高的會場演奏。紀淮霆發覺女人微微的變化,手推了下她的後背,「去試吧,不然跟個土包子一樣,盡給我丟臉。」江姜剛開始有些局促,但換上幾件後漸漸的熟悉起來。紀淮霆坐在外面等待,每換一套他跟着點評,要是不好的就進去重新換。像極了換婚紗時候等待的新郎。「不行,這條顯你胖。」紀淮霆看着搖搖頭。江姜被折騰的冒了汗,甩下衣服不耐煩的吼道:「你有完沒完!」生氣了?好可愛……兩個腮幫子鼓着就像……像河豚。紀淮霆看着她平靜的臉上終於有了些別樣的情緒,不禁心情也好了起來。「有完,還是穿剛才那件白色的吧,看起來清純。」紀淮霆指了指旁邊的純白長裙。可江姜偏繞過那件,拿起旁邊的紅色抹胸短裙說道:「紀少喜歡清純的還是去找我表姐吧。」它快速換上,又上了妝,掀開帘子的時候,紀淮霆着實被驚艷了一把。盈盈細腰一握就要折掉,唯一美中不足……「胸小了點,屁股也癟了點。」說著男人走上前摟住她,手從後面拍了下。「不過也沒關係,等你生完孩子後說不定還會二次發育呢。」紀淮霆一番話說的她又羞又惱,漲紅着臉說道,「原來紀少喜歡少婦嗎?」「嗯,我不挑。」紀淮霆笑了一下,順便又抬手掐了一把女人才意猶未盡的帶着人上車離開。今晚的局是紀淮鄞組的,本來只是兄弟間照例玩樂,但他沒想到,紀淮霆會帶着江姜。兩人一出場就引得所有人的目光。裏面較漂亮的一個正躺在紀淮鄞身側,看到江姜還以為是紀淮霆又換了女伴。她端着酒杯笑着走了上去。「喲,今晚又多了個姐妹,可要玩的盡興啊。」女人把酒遞給江姜邀她喝下去。「不,我不能喝酒。」她還懷着孕呢。女人以為她只是客氣的推脫,看了眼紀淮霆後才又說道:「二少,您的這位女伴還是個雛兒?這……也不像啊。」紀淮霆嘴角勾起笑容,「這是你們的新姐妹,好好**着,到時候還像這樣扭捏……真是丟人。」說完把江姜推給女人。什麼意思?不是簡單酒局?江姜驚恐的回頭看着他,似乎想得到答案,可男人笑得更深了。「放心,什麼學會取悅我了,你就可以回去了。」

《協議結婚後,紀少他總想假戲真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