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修仙撩神棍
修仙撩神棍 連載中

修仙撩神棍

來源:google 作者:Sheep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歐陽清樂 現代言情 韓丁

玄者韓丁長生不老,會算命會捉鬼還會賺(坑別人)錢,身邊有靈氣十足的捉鬼好兒子蘿蔔精韓卜卜歐陽清樂,古代修仙者,因封建思想,渡劫時拿着避雷針被劈到現代社會,導致渡劫失敗功力全失,卻有雷電護體兩人見面韓丁掐指一算:「大仙師,你背後的小鬼想認你當爹」砰的一聲,天雷降下,韓丁(凶獸)被雷劈!!!從此以後,韓丁被歐陽清樂強安排了多重身份:凶獸、花心獸、魔族、騙人的騙子韓丁存活於世300年,孤單的生活有了歐陽清樂的陪伴,一次雙胞胎鬼娃捉迷藏事件中,結實了幽玄靈社一眾小輩,還有同樣存在於世的仇家丁子尋韓丁的養老生活被仇家擾亂,所以他就帶着歐陽清樂和蘿蔔精韓卜卜還有一眾仇家下了地獄黑白無常都得叫聲「丁爺」,大殿閻羅和十殿轉輪王看見韓丁和韓卜卜想起了被蘿蔔支配的恐懼小輩:「求你救他」韓丁一臉和善:「把你的房產銀行卡拿來!」賺(坑)錢養家韓那個丁,帶着高冷清雋沒見過世面的仙師上學演戲,仙師想吃蛋糕韓丁:「買!」仙師想要跑車,韓丁猶豫一陣,隨後咬牙:「買!」展開

《修仙撩神棍》章節試讀:

鬼哭狼嚎的聲音充滿整個房間,白色的玄靈氣包裹着各種鬼以免掙脫,地上還有白色的蘿蔔在散發著光,韓卜卜躲在帽子里看了一眼歐陽清樂,在韓丁耳邊小聲的卜卜着。

韓丁沒理會平靜的注視他,屋裡的鬼看見來人紛紛向這邊爬着,一個女鬼的頭髮被後面的鬼踩住,整個頭皮脫落,女鬼察覺伸出枯朽胳膊撿回戴在頭上,群鬼相疊成了一座小山,以極大的怨氣向著門口迸發,爬到門口時被玄靈氣屏障彈了回去,鬼山坍塌。

「噗嗤,還想住嗎?」韓丁見他原地不動以為是被嚇住了。只見對面的人面無表情轉過身,深沉的瞳孔緊盯他,須臾拿出後背的劍指向了天空。

「我靠,你要毀了我房子不成。」

歐陽清樂看向面部可怖的鬼怪,似魔族但也太丑,剛要開口詢問眼睛就被溫暖的指尖點住,垂下眼帘只見驚慌的韓丁快速在他眼前畫了幾下就收回了手。

再一看屋裡除了地上的蘿蔔什麼也沒有,醜陋的鬼也消失不見,蘿蔔也只是普通的蘿蔔。歐陽清樂收起劍偏頭看了一眼韓丁的後面。

「嘖,神經。」韓丁把帽子里的蘿蔔拿了出來。

韓卜卜顫抖看着他,隨後掙扎卜卜着。歐陽清樂拿住蘿蔔,只是一根稍微有點胖的蘿蔔,並不是魔族,放到鼻子前聞了聞。

韓卜卜揮着手向韓丁求助:「卜卜卜卜。」

歐陽清樂把蘿蔔還給了他,韓丁接過直接把可憐不是見的韓卜卜扔到了帽子里。

韓卜卜在帽子里縮着抖着葉子卜卜着。

唰的一聲,韓丁又瞪大眼睛看着抵在脖頸的劍。

「為何要對我施展障眼法,解除我的障眼法,饒你一命。」歐陽清樂臉色難看,這個人之前從沒有見過,穿着打扮也透露着奇怪,眼前的所見處處透着奇怪。

這究竟是什麼邪法?

隨後想到什麼眼神立刻化為陰暗:「你是什麼凶獸所化,凶獸存活於世本就不易,化形成人更是要渡過天劫,你既已為人應該忘卻過往的獸性行人之善,而不是用障眼法加害別人,之前的孟姑娘和之前被你說成鬼的孩童是不是被你所害。」

「卜卜?」韓卜卜扒着帽子眨了眨懵逼的豆丁眼

在場冷了下來,韓丁面無表情甚至生無可戀的看着這個缺電,心裏難得有一種想打人的衝動。

過了會兒,「明天要去掙錢湊夠手機的錢好隨時能夠撥打精神病院電話。」韓丁深吸了幾口氣慢慢的呼了出來。

還拿着劍不動如山的歐陽清樂,「本仙說的話你聽不懂嗎?說,為什麼要這麼做。」劍往前送了一下,脖子上肉眼可見的流了一點血。

韓丁握緊了拳頭眼神沒有溫度的看着歐陽清樂,歐陽清樂見狀瞳孔微眯帶着寒霜般的冷意蓄勢待發。

「把劍收了,讓我安靜一晚,別問為什麼,問就是你缺電,怪不得雷劈你,不劈你劈誰,現在開始別BB。」

「殺了你,障眼法自會解除,本仙師已經給過你機會了。」

兩個人驢唇不對馬嘴的交談,韓丁累了,「呵,那你趕緊的動手,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脖子哪兒癢了癢,韓卜卜飛出來用手推着韓丁脖子上的劍,見一隻蘿蔔飛了出來,歐陽清樂露出輕視:「你的本事確實很厲害,不動聲色的在本仙師面前施展障眼法,但這種愚弄到此為止。」

劍身偏向一旁,冰冷的劍光刺着韓丁的眸。

「卜…爸爸,你個長發老妖怪卜卜要打死你。」

說著就想打他,卻被韓丁突然抱到懷裡,隨後胳膊那裡出現一道醒目的傷口,爭先湧出的血珠順着手臂滴在了木質的地板上,歐陽清樂本想先把幻覺殺掉,卻沒想到這個人居然救幻覺,這到底是為什麼,是讓我放鬆警惕嗎?看着劍上的血皺了皺眉。

韓丁後退幾步瞥了一眼胳膊上的傷,餘光瞥見了劍的鋒芒,只見那把劍在空中施展了乾淨利落的劍花被收回在背後的劍鞘里。

韓卜卜滿眼心疼輕輕的用手碰着,隨後給他吹了吹,傷口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

「你果真不是人。」歐陽清樂見狀冷聲道。

「呵,你也果真是個缺電。」

「卜卜,卜卜。」韓卜卜衝著歐陽清樂大罵道。

韓丁看着走向前的人,他站定在離自己只有五公分的距離,居高臨下滿眼冰冷的看着他:「化人不易究竟為什麼要這樣做?」

他有劍,特別劍;他有雷,特別雷;我…輸了。

韓丁額角青筋跳了跳,深吸了幾口氣,和缺電說話首先自己也得成為那樣的人,這樣他才能聽懂:「我說這位兄弟,你這b裝的差不多行了,我是算命的,要不我給你算一卦?你等會兒啊。」

不給他說話的機會直接伸出手輕點了幾下,隨後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歐陽清樂。

歐陽清樂也愣了一下,被看的後退一步。

韓丁卻走近一步,握住他的手晃了晃:「仙師,你說你是渡劫失敗了?」

歐陽清樂無意識的回握住他,點了點頭。

「那恭喜你啊,你沒失敗,這裡不是障眼法,這是渡劫之後的世界,總的來說就是,仙師你是渡劫成功穿越到了渡劫後的世界。」韓丁眼睛裏含着喜悅激動典型的睜眼說瞎話。

「那我的境界修為為何全無,連御劍也不行。」

「也不能說是全無啊,你渡劫成功到達了另一個境界肯定和之前不一樣了,你不是還會招雷放電嗎。」

歐陽清樂怔了怔,喃喃道:「我之前渡劫被雷劈全身發麻,現在被雷劈確實不會出現之前的感覺,招雷也能為我所用。」

韓丁心裏翻了個白眼,表面微笑着:「對啊,仙師你真是好本領啊。」

歐陽清樂點點頭,認同了這個說法,問:「那你到了這裡更應該行善。」

「嗯嗯,行行行,我到這裡就是給人算命的,仙師你趕緊進屋休息吧。」

歐陽清樂欣慰他體貼人,眼神溫柔下來,輕聲道:「看來凶獸並不全是壞的,你很好。」

韓丁嘴角抽了抽,皮笑肉不笑:「你趕緊休息去吧,我也累了。」

「本仙師除了這間屋子不會隨意走動,你大可放心。」說著就被韓丁半拉半拽的推了進去。

韓丁面無表情的看着他,只見他原地坐下,像老僧入定般閉上了眼睛。

「卜卜,卜卜?」韓卜卜在帽子里小聲道。

韓丁上了樓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卜卜,卜卜卜。」看不見老妖怪,韓卜卜飛了出來。

「說人話,想被雷劈嗎。」韓丁躺在床上無力說著。

韓卜卜飛到他身上,拍了拍,隨後被人抱住。

「安靜,韓卜卜,讓爸爸睡一會兒,和缺電交談有點累,想喝水的話就自己去。」韓丁額頭上出了些許汗,韓卜卜看見掙脫出來,吹了吹,隨後揪住被子飛到韓丁的懷裡為他蓋好,被子里韓卜卜拱了拱,頭頂上的葉子露了出來,窩在韓丁的脖子上也閉上了眼睛。

————————————————————————————

郡水小區,二樓的卧室燈亮着。

「喂,老公,都11點了你打算什麼時候回來?」

電話里的那頭不知道說著什麼,女人的嘴角明顯耷拉下來。

「陳峰值班那你為什麼替他,他家裡有老婆孩子,你家裡沒人是嗎,張繼偉你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嗎,我這麼晚還在等你,你替別人加班你打個電話告訴我也行,非要我問你你磨磨嘰嘰才說,是不是男人啊你。」

電話里的那頭尷尬的笑了笑:「他孩子生病了同事互換一下值班時間也沒什麼,咱倆都老夫老妻了還搞這種什麼事都得報備的行為多幼稚。」

「呵,孩子生病了?張繼偉,我也想要個孩子。」女人眼裡露出渴望又懷念的神情,摸了摸平坦的小腹。

「哎,好端端的又提這個幹什麼,明年咱在要。」

「明年?你的明年就是今年,張繼偉,我已經36了,我不想當老婆了,我想要孩子,我想聽我的孩子叫我媽媽。」

對面的男人沒了耐心,「劉楠,你鬧夠了沒,我就值個班你讓我省點心行不行,不早了,你睡吧,就當我在家。」

男人的怒吼聲隨着對面電話掛斷的聲音消失在電波中。背靠在床上的女人因為委屈哭出了聲,把枕頭扔到了陽台上,關掉燈,蓋上被子,隨後踹了踹,「啊啊啊,張繼偉你混蛋,明年和鬼要孩子去吧。」

隨着時間的流逝,小區里的燈一戶一戶的熄了,整個小區靜了下來,野貓的叫聲,樓上彈彈珠還有挪床的聲音。

雲水苑,掛了電話的張繼偉看了一眼外面,把停車桿降下,隨後回到保安亭,屋裡有桌子和板凳還有一個保溫壺。

手機屏幕上是兩個人年輕時的合照,要孩子,你敢要嗎?戴上了耳機隨後把手機關機了。

月牙在夜端露出一角,層層烏雲蓋在郡水小區上空。

「我數三個數,你們要藏好哦。」

嗯?李楠睜開了眼睛,月光透過外面的樹影映在床上,天還黑着呢,摸了摸手機一看時間12點30。

「1、2、3藏好了嗎,我要找了。」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從陽台外響起。

李楠從床上坐起,誰家的孩子這麼晚還不睡覺,家長也不管管。

外面有蚊子,李楠關上了陽台門,順便把枕頭撿起,看了看樓下,一個穿着粉色裙子的小女孩在公園裡跑着,看起來也就4歲的樣子。

李楠望了望周圍,連個大人都沒有,這小孩還真是膽大,陽台上有個搖椅,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電話那頭的提示音冰冷冷說道『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啪的一聲,手機朝着關上的陽台門扔了過去。

「哈哈哈,找到你們了。」外面小女孩歡快的聲音響起。

煩躁的李楠被轉移注意力看了過去,嗯?公園裡沒人啊,走了嗎?

「接下來你們兩個誰當鬼啊。」

唉?李楠往樓底下看了過去,本來應該在公園的人來到了自己的單元門處。

只見兩個小男孩在小女孩的身邊,路燈照着他們的臉,李楠看見愣了一下,這孩子怎麼這麼白?

兩個小男孩拉着小女孩的手開心說:「我們一起當啊。」

小女孩搖了搖頭推開他倆:「我不要當鬼了,我要去找媽媽。」

「媽媽,你要等着我哦。」小女孩突然笑了笑抬頭看向二樓的李楠。

李楠愣住,隨後臉色突然白了下來,指甲陷入了枕頭裡。

兩個小男孩也抬頭看了過來,讓李楠看清了他們的樣子。

女孩穿的根本不是粉色裙子,那個是她的身子,沒有皮。男孩則是兩個頭緊緊挨在一起,共用一個身子。三個孩子則是紛紛看向她發出愉快的笑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聲尖叫打破了寂靜的夜晚,隨後李楠暈過去倒在陽台上。

有的住戶被吵醒紛紛打開燈朝着外面看了看,沒有看到人以為是哪個住戶的惡作劇罵了罵也都走了,沒多久小區里除了野貓的叫聲再一次恢復了寧靜。

陽台上暈倒的李楠臉上多了一個小小的手印。

《修仙撩神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