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妖孽?我澆澆水就能輕鬆碾壓
妖孽?我澆澆水就能輕鬆碾壓 連載中

妖孽?我澆澆水就能輕鬆碾壓

來源:google 作者:說書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顧晨

廬峰共有七位弟子大弟子顧蒼瀾,各種恐怖秘術層出不窮二弟子君靈韻,一手煉丹之術更是碾壓整個東域三弟子莫歸,東域武技盡歸廬峰,武技悟性萬古難覓四弟子封不醉,先天劍體,劍仙之姿傲視天下五弟子云靈,龍靈血脈,力破萬法七弟子道陵,修鍊天賦卓絕,破境如喝水,修為短短數年便已反超老輩強者但當廬峰的數位弟子天賦顯露揚名之時,整個大陸的修士卻聽聞,那廬峰六弟子從各個方面都碾壓幾人就在眾人見到那妖孽的六弟子時,他們猛然發覺這人,不對,這老六!面貌和招式竟然這麼熟悉?展開

《妖孽?我澆澆水就能輕鬆碾壓》章節試讀:

葯園內。

張顧晨雙目微閉,手中拿着的水壺不斷澆在劍意草上。

與此同時。

張顧晨周身被一股玄妙的氣息包裹了起來,

系統面板上關於張顧晨悟性的屬性正以一個匪夷所思的速度暴漲。

【劍道天賦:100(稍有天資)】

【劍道:400(天驕資質)】

【劍道:1000(絕世妖孽)】

半息過後。

張顧晨感知到澆水所能提升的劍道天賦已經達到了瓶頸,便停了下來。

「不知道我此刻的劍道天賦修鍊這本武技會不會相對輕鬆一點。」

話落,張顧晨便開始翻閱手中的劍道武技。

原本武技中那些晦澀難懂的句子,此刻竟然化作一個個小人浮現在了張顧晨腦海中。

不光如此,張顧晨還發現小人演練的某些招式還和武技中記載的有所出入。

某些招式似乎比原本武技還要強橫數分。

就在張顧晨準備按照腦海中浮現出的武技招式演練的時候,

他心中突然湧現出了一種莫名玄妙的感覺。

「莫非這是?」

下一刻。

一道驚天劍意自張顧晨體內噴涌而出,直衝雲霄。

「臻至大成的劍意!」

院子中。

重新爬起來的封不醉望着葯園內衝天而起的劍意,眼眸狠狠一震。

「這怎麼可能?」

「顧晨那小子之前還對劍道一竅不通。」

「這才過去多長時間,直接跨越了劍勢、初悟劍意、小成劍意三個階段,直接臻至大成劍意了?」

世間劍道自低到高分為:劍勢、初悟劍意、小成劍意、大成劍意、完美劍意、劍域以及劍仙之境。

整個東域所有劍修劍意達到小成的也不過區區百人。

達到大成的更是只有不過三十人而已。

而這領悟大成劍意的劍修年齡都已經達到數百歲了,基本都是老祖級別的人物。

就連封不醉這個劍道妖孽在張顧晨這個年紀也僅僅只是初悟劍意罷了。

「不好!小六領悟到的劍意已經遠遠超過他自身實力所能承受的範圍了!」

「這樣下去,很快小六就會被這大成劍意所反噬!」

一旁的莫歸聞言,臉色緊接一變,跟在封不醉後面奔入了葯園。

葯園中。

張顧晨沐浴在劍意之中,恐怖的劍意不斷從他體內洶湧而出,

葯田外的土地上因為劍意的緣故,已經出現了道道深達數米的溝壑。

溝壑之中殘存的劍意甚至波及到了跟在莫歸二人身後過來的道陵,

「噗!」

道陵僅僅只是剛剛踏入葯園便被溝壑當中的殘存的劍意重創。

「顧晨師弟,退出去!」

封不醉感知到葯園內劍意的威力,臉色一正,迅速用靈氣化解了體內殘存的酒勁。

張顧晨領悟到的劍意威力已經完全超出了封不醉的想像。

一開始封不醉只是以為張顧晨就算天資妖孽領悟到了劍意達到了大成,

那劍意最多也只是無屬性劍意。

沒想到當他真正走入葯園的時候,封不醉才震驚的發現張顧晨領悟到的竟然是屬性劍意。

甚至還是屬性劍意中破壞力最為恐怖的毀滅劍意。

「六師弟這天資未免也太扯了!」

「屬性劍意千年難出一個,更不要說這毀滅劍意了。」

「我原本以為毀滅劍意只存在於古籍記載當中,沒想到六師弟這小子不光領悟到了,甚至還達到了大成的程度。」

說到這裡,封不醉臉上的神色愈發凝重。

「屬性劍意?」一旁的莫歸聞言,臉色也是一變,驚呼出聲道:

「這東西不是唯有先天劍體才能領悟到嗎?」

「張顧晨那小子明明是最近才激活的體質,怎麼可能領悟到這種恐怖的劍意?」

「要麼六師弟本就是先天劍體,只不過因為某些原因被封印了體質。」

「要麼就是他劍道天賦實在妖孽的恐怖,能夠打破萬古以來的認知。」

「但目前已經沒有時間再細想這其中的緣由了!」

「如果不及早幫助六師弟壓制下來這肆虐而出的劍意,他恐怕命都保不住了!」

只是當封不醉和莫歸望向張顧晨所在的方向時,

眼前的一幕直接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只見。

雖然張顧晨體內不斷洶湧釋放而出恐怖的毀滅劍意,

但他周身乃至整個葯田內卻沒有任何毀滅劍意存在。

而那些從張顧晨體內釋放而出的毀滅劍意僅僅只是在葯田外葯園的地方肆虐。

至於葯田內則是一片平靜祥和的氛圍。

陽光灑在張顧晨身上,

張顧晨所栽種的幾株靈藥的葉子上還掛着露水。

「這?什麼情況?」

「你不是說張顧晨情況危急嗎?」

「現在怎麼看,那小子都不像是有什麼危險發生的情況。」

莫歸看到這一幕,狐疑的瞥向了身旁的封不醉。

眼前這一幕同樣也超出了封不醉的認知之內。

要不是他們身處的地方毀滅劍意的氣息還不斷彌散,他恐怕真的認為這裡什麼事都沒發生了。

不對!

這時。

莫歸和封不醉似乎感知到了什麼,目光皆是整齊的看向了悟道茶樹的位置。

「這顆樹散發而出的玄妙氣息化解了葯田內肆虐的劍意!」

「這究竟是什麼等級的靈物?」

此刻,悟道茶樹似乎和正在與領悟劍意的張顧晨發生了共鳴。

悟道茶樹的葉子上不斷飄散出一種特殊的氣息,籠罩在張顧晨身上。

下一刻。

原本肆虐的劍意開始逐漸平息,不斷蛻變。

半刻過後,劍意收斂於身,鋒芒盡斂,好像剛才肆虐整個葯園的劍意不是從張顧晨身上散發出來的一般。

「呼!」

張顧晨長舒了一口氣,緩緩的睜開了眼。

剛一睜眼便看到了葯田外被毀滅劍意弄得一片狼藉的土地和交錯縱橫的溝壑。

「三師兄、四師兄,你們這是在搞什麼?」

「我現在葯園裏面葯田的範圍已經夠用了,不必再擴大範圍了。」

「更何況本來就沒有多少靈藥可以栽種,繼續開墾這不是浪費土地么。」

不遠處的莫歸和封不醉聽到張顧晨這吐槽的話語,齊刷刷的翻了個白眼,出聲反駁道:

「你覺得我們兩個有這麼閑么?」

「這葯園的土地是你自己搞出來的!」

「你不信可以感知一下,這溝壑當中至今還殘留着你領悟到的劍意氣息。」

張顧晨聞言,狐疑的感知了一下,發現這溝壑當中的劍意確實和自己領悟到的劍意氣息一樣,不由得尷尬的笑了笑。

就在張顧晨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

四師兄封不醉身上劍意凝聚而出,隨手撿起地上的樹枝,劍意將樹枝覆蓋,掠至張顧晨面前,一劍刺出。

《妖孽?我澆澆水就能輕鬆碾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