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宇智波鼬是我弟弟
宇智波鼬是我弟弟 連載中

宇智波鼬是我弟弟

來源:google 作者:造夢的人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宇智波銳澤 穿越重生 造夢的人

宇智波銳澤穿越到火影,成為了宇智波鼬的親哥哥對於這個從小粘着自己的弟弟,他可是十分的疼愛,為了能夠保護好自己的家,從未懈怠他一定要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人,守護好宇智波一族!(作者致力於彌補宇智波一族的遺憾,文筆稚嫩,情感和作戰會儘力去寫)展開

《宇智波鼬是我弟弟》章節試讀:

宇智波富岳的家中,正在睡覺的銳澤眉頭緊鎖,像是夢到了什麼不好的東西

夢中

銳澤如同幽靈一般,看着眼前的屍海,血把土壤染成了紅色,空氣中瀰漫著很濃的血腥味。他抬頭看向了別處,看到了四個很熟悉的身影

除了他自己以外,還有自己的兩個弟弟和止水。他走了過去,看到了重傷的止水和佐助,還有在苦苦支撐的鼬

「哥哥!停手吧!」鼬看着眼前這個熟悉卻又陌生的兄長,明明……明明自己的哥哥是那麼溫柔,明明……是耗盡一切也要保護好自己家人的哥哥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銳澤看到了,那個他轉過身。眼睛赫然是萬花筒寫輪眼,那人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鼬,你什麼時候這麼天真了?我可不記得有這麼教過你」全身被血液染紅,如同死神

「哥……」鼬有些無力,他沒辦法讓自己的哥哥變回來,他……無可奈何。在一旁透明的銳澤,看着鼬,心裏抽痛。

他也不管這個長大之後的鼬能不能看到自己,他站到了鼬的面前,朝他笑了笑

很明顯,無論是鼬還是那個自己,都有明顯的視線聚集在他身上。

銳澤伸出手,本該透明的手此時卻是變成了實體,銳澤幫鼬擦去了臉上的血跡。笑着打趣「原來這就是長大之後的鼬啊,很帥氣呢」

鼬看着眼前稚嫩的小孩,是……自己的哥哥。「哥哥?」他試探的喊了一聲,銳澤笑容更盛,伸出手輕點了一下他的額頭

一瞬間,無數的記憶如同潮水般襲來。鼬在小時候,銳澤也是很喜歡點他的額頭。這是他哥哥自打他記事時就有的習慣

「雖然我也不清楚,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但……我就幫你解決一下麻煩吧」

他看向了被鼬保護在身後的佐助和止水「鼬,替我照顧好他們兩個啊。麻煩你了,我這個哥哥還真是能惹麻煩呢」

鼬再一次看到了,那個他以為再也見不到的,溫柔的哥哥。銳澤轉過身,看着這個以後的自己,雖然他不知道這裡到底是哪,但是他以後絕對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那個人看到銳澤之後,萬花筒的能力直接打在了銳澤的身上,可是並沒有效果。銳澤再次變成了半透明的狀態

「嗯……沒想到以後我會變成這樣」他托着下巴思考,還打了個哈欠

「鼬,你們被騙了。這個人不是你的哥哥,只是個偷了你哥哥眼睛的代替品」

那個人一愣沒想到一瞬間就被識破了,便大笑起來「噗哈哈哈,的確如你所說,我不是宇智波銳澤。我是他的克隆人,我和他沒什麼不一樣」

鼬一愣神,隨後怒吼「我哥哥呢!」

「他啊……可能死了吧,我想被肢解以後他也不一定能活下來」克隆銳澤,用一種詭異的笑容說出了這句話。鼬一瞬間有些失神

哥哥……死了?

「不,你和我不一樣。縱使你有我的能力,外貌,但你始終都是個替代品,你沒有我的感情和記憶。你只不過是一具木偶,現在你也該消失了」

「哈?你能…」

不等克隆銳澤發出嘲諷,他將自己的精神力實體化,就算是克隆,他的精神力絕對沒有自己的強大。精神力能夠強大到實體化

鼬愣愣的看着,笑了笑。難怪哥哥的幻術總是那麼嚇人,精神力原來這麼強大

銳澤將自己的精神力強制入侵這個克隆人,克隆銳澤壓根就反抗不了。精神被破壞,眼神瞬間變得痴呆

木偶始終都會是木偶,無論怎麼包裝都成不了人

他回頭看了看鼬,走了過去。仔細打量了一下,點了點頭。這小子成長得很不錯

「哥哥……」鼬很清楚,自己的哥哥不可能一直待在這裡。

銳澤踮起腳,摸了摸鼬的頭。「鼬都長這麼高了,哥哥都快摸不到了啊」

他用袖子把鼬的臉擦乾淨,一如既往的帥氣。不愧是他的弟弟「鼬,我估計馬上也要離開這裡了,你也趕緊善後吧。那個假貨的寫輪眼的確是貨真價實,你也該開啟永恆萬花筒寫輪眼了」

「我刻意避開了他腦內儲存記憶的地方,你可以讓山中亥一來讀取他的記憶。不過……你也不用費心思來找我了」

銳澤能夠感覺到,在這個世界的自己的生命力正在逐漸消失,一旦消失殆盡,估計自己也會離開這裡

「我估計是這裡的自己,用盡了最後的力量,把我帶來了這裡,我的存在取決於我自己,一旦他消失,我也要回到我原來的地方了」

銳澤看了看自己身上,也沒有什麼。既然來了,總得留點禮物吧。他將自己的額頭抵在鼬的額頭上

鼬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腦袋有點脹痛「鼬,我也沒什麼可以留給你的。我把一部分精神力給了你,好好使用啊,有了它我想你的幻術能力可以和止水那個傢伙比比了」

「哥哥……我…」

銳澤輕輕搖了搖頭,止住了鼬的話。實體的自己已經開始消失了,逐漸變得半透明,他的下肢開始消散成了點點星光

「鼬,記住我的話。以後你還會面臨更多的困難和挫折,不要放棄,好好使用我給你的力量。替我照顧好止水和佐助,抱歉啊……居然把我的任務寄託給你了」

他苦笑了一下,趁着最後彈了鼬一個腦瓜崩,可惜……手指穿過去了

「當你們得知那個冒牌貨的記憶之後,你應該可以找到我的屍體,如果還完整的話」他聳了聳肩,看起來毫不在意,就彷彿死的不是他一樣

「我想,我屍體的周圍應該有一串暗號。那應該是留給你們的話,如果能找到的話,去看看吧。」

最後,他輕輕擁抱了一下鼬「替我好好活下去,我最愛的弟弟,就算我消失,我的力量會一直陪伴你」

銳澤變成了點點星光消失在鼬的懷裡

「哥哥!」鼬的眼淚順着臉頰滑落,這場兄弟之間的大戰,居然還是哥哥保護了自己

哥哥……說好了一直陪着我的……大騙子

宇智波富岳和美琴一臉擔憂的看着,在睡夢之中還不斷流着眼淚的銳澤。

「富岳,這是怎麼回事」美琴有點着急,想叫醒銳澤。可是被攔了下來

「應該是夢魘,不知道這小子夢到什麼了。看樣子應該快醒了,別著急」

銳澤的視線因為淚水模糊了一下,但是卻又……有點奇怪,好像比平時更加清楚了

「父親?母親?你們怎麼」

銳澤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美琴緊緊抱在懷裡。富岳的手也安慰的摸了摸自己的頭

美琴也是有些心疼,為什麼自己的孩子不能夠快樂一點「銳澤……如果可以,媽媽永遠不希望你開啟寫輪眼」

美琴和富岳大概都能夠猜出,銳澤的夢。幸好……幸好,只是夢。沒有不幸發生

銳澤沒有說話,他依稀記得「夢」里的一切。那是未來,自己居然能夠把鼬,止水,佐助三個人打成兩人重傷,鼬的情況也不容樂觀

就說明自己的力量已經非常強大,那麼……是誰有能力殺了自己呢……

大筒木

只有這個,看來還是不能鬆懈啊

「我沒事母親,讓我緩緩吧」

夫婦倆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就離開了

銳澤起身,看着熟睡的鼬。鬆了口氣「鼬,我會保護好你的」

這次居然開啟了寫輪眼,這的確是意外的收穫。不過他一定要抓緊時間變強!

下午,富岳帶着銳澤前往約定好的地方。他明顯看出自己的兒子有些心不在焉,可他這個人不善於安慰,每次話到嘴邊就說不出口了

銳澤的確因為夢裡的事有點心事,但是他也發現了,自己的精神力正在慢慢恢復。看來就算是給了鼬一部分,也影響不了自己的實力

「銳澤,打起精神來!重視你的對手!」

他抬起了頭,長呼了一口氣

「是!父親!」

看着訓練場的豬鹿蝶,銳澤拋開一切躍躍欲試。

「鹿久大哥,丁座哥,亥一哥」他打了個招呼。三人向他微笑點頭

「銳澤, 要不要試着挑戰一下豬鹿蝶組合?」奈良直樹托着下巴思考着,他其實很好奇這個小傢伙的實力

「好!」

面對組合的豬鹿蝶一定得打起十二分精神,鹿久的智商可不是蓋的。而且山中一族的心轉身之術,他可不想以身試法,雖然很快就可以掙脫,但那一瞬間,鹿久絕對會用影子模仿術的

看着雙方準備好了,直樹就宣布開始

咻咻咻!幾道破空聲音響起,是銳澤的手裏劍。手裏劍的準頭很好,這只是試探,他可不相信憑藉著幾個手裏劍就可以獲取勝利

火遁·豪火球之術!

一個巨大熾熱的火球從銳澤的嘴巴中釋放出來,豬鹿蝶三人瞬間分開。來到了銳澤的周圍,呈包圍之勢

銳澤的注意力放在了亥一身上

寫輪眼!

山中亥一哪裡會知道銳澤已經開啟了寫輪眼,對視的一瞬間有些恍惚,看着沒什麼變化其實已經中了銳澤的幻術

鹿久又怎麼可能坐以待斃,他的影子已經快接觸到銳澤的影子了。銳澤將查克拉附着在腳底接連後撤

火遁·鳳仙火!

這個忍術一瞬間讓鹿久撤了忍術,散開躲避。當看到了銳澤的寫輪眼,暗道了一聲麻煩

「亥一!」丁座已經幫他解開了幻術,山中亥一警惕的看着銳澤提醒道「銳澤的幻術很強,一眼就讓我中了幻術」

「忍術,幻術,手裏劍。這小子是個怪物么」鹿久也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火遁·鳳仙花爪紅!

銳澤還順勢扔出了三枚手裏劍,數量他控制了,畢竟只是切磋。但他的目的也就達到了,把他們三個人逼入到了一個區域之中,他甩出一個苦無

切斷了一根鋼絲,眨眼間,豬鹿蝶三人的脖子就被鋼絲纏住

「勝者,宇智波銳澤!」直樹大聲的宣布結果

銳澤也將自己的陷阱撤了「承讓了,三位哥哥」

鹿久這是第一次遭到被人算計是什麼感受了,他聳了聳肩,之前他想的計劃基本都沒用上

因為怕傷了銳澤,所以丁座的術他都不敢使用。看來是自己擔心太多了

「這次只不過是僥倖,丁座大哥不是還沒有出手么,是鹿久大哥怕傷到我所以之前應該說過」

鹿久笑了笑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在一旁觀戰的四個人,也不得不驚嘆這孩子展現出來的作戰天賦,尤其是一開始就布置了陷阱

細細的鋼絲在陽光的掩護下,沒有心眼的人根本發現不了,鹿久因為銳澤年齡小所以一開始打算的是以亥一的心轉身之術取勝

卻沒有想到他居然開啟了寫輪眼,真的是屬於鹿久的預料之外了

銳澤也很清楚自己獲勝的原因,如果豬鹿蝶真的是把自己當作敵人的話,他也沒有能夠輕易戰勝的手段,尤其是丁座

丁座的忍術,他除了躲避其實沒有很好的解決辦法。而且豬鹿蝶配合默契,他在躲避的同時還要留意鹿久的影子,一個大意就會陰溝裡翻船

所以這次就算是取勝了,也沒什麼可以驕傲的

鹿久打趣了一下「所以,打敗了我們的你,是不是該表示一下?」

他點了點頭,「要不要請你們吃烤肉?」

丁座一聽到烤肉就兩眼放光「好!」

其他的兩人搖了搖頭,饒有興趣的看着銳澤「你有得破費了」

銳澤笑了笑,並不介意。因為他非常有錢,都是他父母給的。他平時沒怎麼用,所以都給存起來了,他不缺錢

富岳看着他點了點頭,同意他晚上和他們一塊去吃烤肉

「走吧」

「好耶!吃烤肉!」丁座把銳澤抱起來拋高「銳澤萬歲!」

被拋起來的銳澤有些無奈,只是一頓烤肉,秋道一族的人是不是都有些憨憨的啊

四位父親看着鬧成一團的孩子們,也是有了笑容。不過他們囑託了幾句就離開了,族中也是有些大小事的。不過他們都派了幾個族中忍者暗中保護

尤其是富岳,派了三名上忍,可見其重視程度。

《宇智波鼬是我弟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