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紙條上熟悉的字跡
紙條上熟悉的字跡 連載中

紙條上熟悉的字跡

來源:google 作者:章珠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齊西 齊西辭

我撿到一個少年,他既不是歷劫的仙君,也不是落魄的貴公子,他是……我失散多年、素未謀面的金主大人(一)我是普通(beta)高中光榮的一名教務老師,年紀輕輕就坐上了養老的位置但由於諸多因素,工作兩年後展開

《紙條上熟悉的字跡》章節試讀:

校,相親相愛的一班體育委員給我塞了個包子。
「老師,你又沒吃飯吧?」
肖志宇打着招呼飛快地奔向教室。
我無奈地笑笑。
臨近教務處,我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
緊張地打開門,我看到一張很像齊西辭的臉。
(十三)「齊總,我們高中的資質您是知道」,校長和主任焦急地招待這位貴客,「沒有什麼拿的出手的老師能教令公子」「這個老師不行嗎?」
齊總打量了我兩眼,「是個beta,對吧」「是是……」校長鬆了口氣,「只不過他是個教務老師不知道……」「沒關係」,齊總一錘定音,「就他了」待人走後,我在主任的口裡知道這是一個麻煩活。
(十四)齊總的小孩十五歲,不聰明也不笨,問題在於他是個隱形omega麻煩的隱形,不能和alpha共處一室,也不能和omega待在一塊。
百無聊賴地轉着筆桿,我已經和這個小孩無趣的待在屋子裡三個月了。
除去清潔人員和廚師我就沒見過第三種人。
叮咚……樓下穿來按門聲。
(十五)在多年以後齊西辭是這麼形容這次再見的,我兩眼放光就和看見肉骨頭的餓狗一樣。
齊西辭真的很會用比喻。
「小叔叔?」
在我拉開門後,站在樓上的小孩叫了來人。
「嗯」,齊西辭的目光停在我身上,晦暗不明。
叔侄會面,我麻利地趕去廚房泡茶。
想不通,這兩人談什麼呢?
(十六)臨走小孩讓我去送齊西辭,我站在門口,烏雲密布。
「手機」,齊西辭言簡意賅。
我翻遍口袋,忘在書房了。
「把你手機號報一遍」,齊西辭拿出自己的手機,開始輸號碼。
「照顧好自己」,齊西辭猶豫片刻對我說道,「齊洛你能幫就幫,不能就跑吧」跑?
跑什麼?
很快我知道了。
(十七)當天夜裡十二點整,我下樓接水喝,聽見大門門鎖被撬動的聲音。
移了個五斗櫃擋着,我一骨碌跑回二樓,敲齊洛的門。
「誰?」
齊洛警惕的問,這小孩怎麼還沒睡?
「我,有人撬大門」,我焦急地握着門把手,「報警嗎?」
齊洛沉默一陣讓我去書房躲起來,自己一會到。
「去書房?」
我疑惑地問,「賊不最先搜那嗎?」
嘀咕一句,齊洛開開了門。
(十八)窩在書房的小隔間,我想不通,睡覺揣着自己房間的鑰匙做什麼。
在下樓前,齊洛把自己的房門反鎖了。
「真不報警?」
我擔憂地問緊盯iPad的齊洛。
「嗯」,齊洛抬頭看了我一眼,「你和齊西辭是朋友?」
「朋……朋友」,這麼榮幸嗎?
我遲疑地點頭。
齊洛將iPad的屏幕轉向我。
(十九)在家裝攝像頭,也是……很有防範意識。
「這人的動作不太像賊」,我看着這人進門直奔二樓,齊洛的房間,隨後是我的房間。
「你得罪人了?」
我終於反應過來,「可是你們家報警應該會受理的?」
齊洛瞥我一眼,收回屏幕。
看來是豪門恩怨。
(二十)傍晚時分,我還在昏昏沉沉睡大覺,哐當一聲門被推開。
迷茫中,我看見倒立的齊西辭。
「你還睡得着?」
齊西辭帶着不確定的疑問,退出門又打開。
我爬了起來,麻利地端坐在酒店的沙發上。
「你……這段時間暫時住這」,齊西辭點評一番我的衣着,步入正題,「齊洛那邊不用去了。」
「住這?
不能和你一起住嗎?」
我腦子轉的飛快,住酒店的錢給我呀!
齊西辭的手蓋上自己的眼睛,頭微微低下,耳畔泛上緋紅。
「怎麼了?」
我突然想起他是個omega會害羞的吧,「我們不是早睡過了嗎?」
(二十一)齊洛進門的腿又收了回去,半分鐘後再次開門。
「我可以另外找地方住」,齊洛不自然地看向一邊。
齊西辭揉了揉眉,道,「你倆一起來住吧。」
(二十二)躺在齊西辭家的大床上,歪頭是透明的玻璃窗,橘色的晚霞被夜色蔓延。
下樓,兩個大爺在客廳坐的好好的。
「下面?」
我問道。
兩人整齊地點頭。
拉開空空如也的冰箱,我抬頭看向站在一旁的齊西辭。
齊西辭不自覺地調頭看齊洛,齊洛沉默地拿出手機點餐。
(二十三)在齊西辭家混吃混喝一月有餘,齊洛被他爹親自接回家。
「這是真的?」
我震驚地看着電腦上的報道,企業家齊某妻子涉嫌雇兇殺人……其子僅一人生還。
齊西辭點點頭,問我今天中午吃什麼。
「我去超市買點大骨燉湯?」
我合上電腦。
去超市路過家,要不要去拿點東西?
(二十四)...

《紙條上熟悉的字跡》章節目錄: